章节目录 【第292章】尹苏泽番外(全文完)

更新时间:2019-09-20 10:11:18 | 本章字数:13848

    天色渐暗,谢宁赶车拉着尹苏泽和夜文沫去往东项国的皇宫。</p>

    夜文沫把身上的钱花了个干净买了一大堆没什么用的东西堆在马车里,尹苏泽看到夜文沫如此有孝心不由得也买了一些东西准备回去的时候孝敬他老妈。</p>

    一想到自己那恩爱的爹娘如今不知道跑去哪里浪漫旅游,尹苏泽就一阵阵蛋疼。那两口子他已经五六年没看到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在这几年里又给他添个弟弟或者妹妹。</p>

    他家兄妹几人,尹苏漓那二货刚一及笈就和蒙南那个拐骗少女的家伙私奔了,你说也没人反对他们两个在一起是不是?光明正大的结婚他们不肯,非要玩什么私奔的游戏,无聊。后来两个人被五毒教和墨骨教的人一路追杀终于烦不胜烦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在双方家长的见证下拜了天地然后又消失了。</p>

    尹苏泽特别忧伤,一想到和自己从出生就一直在一起的二货妹妹被别的男人给拐走了,他就空虚得很。他还记得自己说过要永远和苏漓在一起,保护她不让人欺负她,可惜的是他那妹妹有了异性就没了人性,为了蒙南那个丑八怪把他这个天下第一帅的哥哥给抛弃了!</p>

    远在苗疆的蒙南突然喷嚏不断,猜到肯定是自己大舅子又背后念叨他,不由得把自己媳妇儿抱得紧紧的。那个恋妹癖的死BT死远点,他家媳妇儿是他的谁也别想惦记!</p>

    尹苏泽坐在马车上看着昏昏欲睡的夜文沫,这丫头从他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有一种特熟悉的感觉。有点傻,有点二,那性格迷迷糊糊的和他家小漓真的太像了。</p>

    叹了一口气他又想到了自己那小妹妹谢柔。</p>

    谢柔那丫头从小就特别粘人,尤其粘着他娘苏若汐。晚上睡觉就专门睡在苏若汐和尹天烈的中间,一被挪动就睁大眼睛不睡觉。后来尹天烈实在受不了这个闺女的粘人方式,把这丫头扔到龙家去了。</p>

    要说龙家现在也了不得,在阿神当了家主后龙家的武馆遍地开花,光是北姜国的军队里就有很多龙家的弟子。沐雪寒带着夫君和儿子回到家乡灭了当初迫/害她们沐家的恶人后回到龙家相夫教子,顺便在武馆里客串一下武术老师。</p>

    龙飞那小子本来是准备长大后和凤舞比武论输赢,赢的人娶尹苏漓的,可惜的是还没等长大呢家里就来了一个长得跟肉团子一样白嫩嫩的小妹妹。龙飞是独子,他爹娘自从有了他之后怎么努力都没能再给他生个小地弟或者小妹妹,这也算是个遗憾。</p>

    谢柔刚到龙家的时候觉得还挺新鲜,白天追着龙飞跑,一到晚上睡觉就要粘着沐雪寒。最后快把阿神给逼疯了,八百里加急的给尹天烈送了几十封信求尹天烈把谢柔接走。</p>

    尹天烈好不容易把闺女送走和自己媳妇儿过上二人世界,秉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卑鄙无耻精神,他直接回了一封信给阿神,告诉阿神以后谢柔给他家龙飞当媳妇儿了。</p>

    等阿神快马加鞭跑去找尹天烈的时候尹天烈已经带着苏若汐消失了。于是,龙家多了一个谢柔,龙飞再也没有那个精力去惦记尹苏漓了。他每天的时间都被谢柔这个疑是他未来媳妇儿的丫头占满,甚至连和凤舞那个十八岁的比武约定都忘记了。</p>

    尹苏泽嘴角扬起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两个妹妹都被人拐跑了,想一想这个失落啊!目光看向夜文沫,这丫头坐在马车里竟然睡着了,闭着眼睛睡得呼呼的模样还挺可爱的。那长长的睫毛在她的脸上遮挡出两片阴影,尹苏泽轻笑了一声拿着折扇在她的头上敲了一下。</p>

    “到了!”</p>

    夜文沫被敲醒后揉了揉眼睛,“到哪里了?”</p>

    “皇宫!”</p>

    “啊!皇宫!”夜文沫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惨叫了一声捂住撞到马车车顶的脑袋。</p>

    尹苏泽愉悦的一笑等车停后推开车门踩着马凳下了马车。</p>

    夜文沫钻出车厢后直接跳了下去,直接命中目标撞到了尹苏泽的怀里。</p>

    “小沫,不要太主动,泽哥定力很差!”软玉温香的感觉还挺好的,软绵绵的手感不错。</p>

    夜文沫眨巴眨巴眼睛,“泽哥你说的话是啥意思啊?”</p>

    尹苏泽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等你长大就懂了!走吧,去看看我那洺哥!”</p>

    夜文沫追上尹苏泽,“我十五了,我娘说她像我这么大的时候就嫁给我爹了!”</p>

    “哦?小沫想嫁人了?”尹苏泽打开折扇装模作样的扇了扇。</p>

    “我才不想呢,哥哥说了,他会保护我一辈子,舍不得我嫁人!”</p>

    尹苏泽脸颊一抽,尼玛这话如此耳熟呢,貌似他曾经也对小漓说过。看样子这全天下的哥哥都是一样的!</p>

    夜洺当了东项国的皇帝也有十八年了,这些年在他的治理下东项国的百姓越过越好,国家也越来越繁荣。如今得知尹苏泽来看他,立刻让人在寝宫摆上酒席招待。</p>

    尹苏泽带着夜文沫进了皇宫后如同回自己家一样,看到夜洺后走了过去两个人大力的抱了一下然后拍了拍彼此的肩膀。</p>

    “小泽,一晃就好多年没见了,怎么娶了妻都不通知为兄一声?”夜洺看到一旁的夜文沫后和尹苏泽开玩笑。</p>

    夜文沫立刻摆手,“皇帝陛下你误会了,他没娶我!”</p>

    “哦!原来你小子到现在还没给人家名分。要不然你们就在东项国把婚事给办了?为兄给你们当个证婚人!”夜洺当了皇帝这么多年每天就是忙于国家大事,如今国泰民安的把他闲的要死。</p>

    “不是不是,我们……唔唔!”夜文沫还想说什么被尹苏泽直接捂住了嘴。</p>

    “洺哥,你有时间不如给你那宝贝闺女选个驸马,我的事情就不劳烦你操心了!”</p>

    夜洺眼眸微动,“你知道彤彤自打十年前见过你后就对你念念不忘,若是我说把你选来给我那宝贝公主当驸马,你可愿意?”</p>

    尹苏泽掏出镜子照了一下,“长得帅果然困扰多啊!不过洺哥……你让我给你闺女当驸马?你安的什么心?明明我们是同辈,你是想占我便宜是不是?”</p>

    夜洺愣了一下不过立刻哈哈大笑起来,身为一国之君帮着自己闺女向人求婚已经拉低了身段,若是别人敢当众拒绝就是蔑视皇帝,他都能治个杀头之罪。不过尹苏泽这拒绝的话一说出来他一点气恼都没有,好像尹苏泽说的的确有道理。</p>

    “小泽,你这自恋的毛病得治啊!”夜洺拉住尹苏泽的胳膊,“走,今天我们不醉不归!”</p>

    夜洺拉着尹苏泽去寝宫喝酒,夜文沫实在无聊借着肚子疼就尿遁了。她一个人在皇宫里逛着,听到前面有声响好奇的跑了过去。</p>

    “什么人?”一声娇叱传来,然后一条鞭子抽向夜文沫的脸蛋。</p>

    夜文沫虽然会写粗浅的功夫,不过到底还是没什么对战经验,眼看着那条鞭子抽过来想躲已经来不及了。</p>

    “小沫!”</p>

    夜文沫在听到声音后就感觉自己被人一把揽了过去,鼻子撞在一个结实的胸膛上,让她鼻子酸得眼泪都涌出来了。</p>

    尹苏泽一伸手抓住那根鞭子,脸上带着愠色的看着出鞭伤人的少女。</p>

    “巧彤公主,皇宫重地还是注意点可别误伤了人,就算伤到了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p>

    夜巧彤看到尹苏泽的时候双眼一亮,不过瞧见他一见面就斥责她,不由得委屈的跺脚。</p>

    “泽哥哥,人家带着宫女在散步消食,谁知道这个丫头鬼鬼祟祟的藏在花丛里,我还以为是坏人呢!泽哥哥!”夜巧彤跑到尹苏泽的面前就要揽他的手臂。</p>

    尹苏泽不着痕迹的揽着夜文沫后退了两步躲开夜巧彤的手,“巧彤公主,论辈份,你该叫我一声泽叔叔!”</p>

    ……</p>

    夜文沫不明觉厉的看了看揽住自己的装/逼分子,又看了一眼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夜巧彤。</p>

    “泽哥,你们之间的关系有点乱!”</p>

    “都怪你!”夜巧彤看到夜文沫那张表情很二的漂亮脸蛋后更委屈了。她得知尹苏泽进宫本来是想去她父皇寝宫见尹苏泽的,没想到半路遇到这个丫头害得她在尹苏泽面前露出凶悍的一面。其实她那鞭子是她皇兄送她自卫的,她刚刚真的以为有坏人才会挥了鞭子,整个皇宫里谁不知道她是最善良的,她平日里连只蚂蚁都不忍心踩死呢。</p>

    其实,她是害怕虫子不敢踩。</p>

    夜文沫对着夜巧彤眨巴一下眼睛,“哦,那对不起袄!”</p>

    尹苏泽斜眼看了夜文沫一眼,“你觉得自己错了?”</p>

    夜文沫学着他的模样也斜眼看他,“若是我不尿急跑出来方便就不会遇到这位公主,如果没遇到这位公主她就不会用鞭子抽我,如果她不用鞭子抽我的话你就不会帮我挡鞭子,若是你没帮我挡鞭子也就不会让这位公主气恼成这样。泽哥你说我错没?”</p>

    尹苏泽脸颊抽了一下,“你还没说你到底哪里错了?”</p>

    夜文沫往前走了两步到了夜巧彤的面前,然后略有羞涩的看着夜巧彤,“对不起袄,我多憋一会就好了,真不应该在公主过来的时候跑出来方便,你别生气了呗!”</p>

    ……</p>

    尹苏泽觉得自己一口老血涌了出来,还好他的控制力比较好,这丫头说话能把人气死。</p>

    夜巧彤本来想恶狠狠的瞪夜文沫一眼,不过看到夜文沫那苹果一样的脸蛋后只是跺了一下脚,然后就带着宫女离开了。</p>

    看到夜巧彤带着宫女离开,夜文沫挠了挠脑袋,“泽哥,她这是原谅我了还是没原谅我?我要不要追上去和她发誓?等她下次再路过的时候我肯定乖乖留在房间里不出来,省着让她以为遇到了坏人!”</p>

    尹苏泽伸出手揽住她肩膀,“不用管她,那丫头被她父皇宠得快上天了。虽然有点任性不过人不坏,没心没肺的过两天就消气了!”</p>

    夜文沫略有担忧,“泽哥,她就是东项国皇帝陛下那个要把你招为驸马的公主啊?你看我把她气成这样,她还会娶你吗?”</p>

    “谁娶谁呀,你泽哥这辈子皇帝都不愿意当,更不稀罕当什么驸马。”</p>

    “真的假的?”</p>

    “骗你干什么,笨蛋!”尹苏泽捏了捏夜文沫的鼻子,看到她瞪眼的模样尹苏泽觉得特别愉悦,“你和我家小漓真像!”</p>

    “小漓是谁?”</p>

    “我妹妹,可惜被一个臭小子拐跑了!我要去苗疆找她,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尹苏泽对着夜文沫挑眉。</p>

    苗疆?夜文沫犹豫了一下。她在山谷里活了十五年,别说苗疆那种听上去高大上的地方,就算这东项国她都是第一次来。陌生又神奇的地方对她来讲真的you惑力十足啊!</p>

    “我要找到神医给我爹治眼睛,等我爹的眼睛治好了我再陪你去找你妹妹怎么样?”夜文沫扬起头看着尹苏泽。</p>

    尹苏泽看着她那双晶莹剔透好像黑玛瑙一样的大眼睛不由得沉默了片刻,“要是你爹的眼睛治好了,你真的和我一起去苗疆?”</p>

    “必须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夜文沫拍了拍胸脯保证。</p>

    “有刺客……”</p>

    突然,夜洺寝宫那边传来了大喊声,然后整个皇宫都沸腾了。尹苏泽手中折扇啪的一下打开,“真新鲜,这刺客早不来晚不来的偏偏这个时候来!”</p>

    夜文沫茫然的看着他,“泽哥,你要不要去护驾?”</p>

    “你这丫头还懂什么叫护驾?”</p>

    “我听那边喊的,护驾护驾嘛!”夜文沫嘻嘻一笑,“泽哥,护驾是什么?”</p>

    尹苏泽拿着折扇拍了一下夜文沫的脑袋瓜,“夜洺估计太闲了,自编自导的一出喜剧,跟我来!”</p>

    说完揽着夜文沫上了皇宫宫殿的房顶,他可不觉得有人敢跑到皇帝寝宫来刺杀夜洺。别说夜洺的功夫是极高的,就夜洺身边的暗卫也都是一等一的好。他准备静观其变,看看这夜家的人想玩什么游戏。</p>

    坐在房顶上夜文沫一览皇宫的景象,夜色中各个宫殿都点着灯光,居高临下的看去还挺好看的。</p>

    尹苏泽一袭黑衣玉树临风的站在屋顶上,墨色长发随风轻扬,那雌雄莫辩的绝美容颜让夜文沫看得都傻了眼。</p>

    她一直以为她爹爹和她哥哥是天底下最好看的男人,不过当她看到眼前这张没有一丝缺憾的完美脸蛋后就觉得自己对不起爹爹和大哥,她竟然会觉得尹苏泽比他们好看。</p>

    “救命啊……!”呼救声传来,夜文沫瞧见刚刚那个嚣张的巧彤公主被一个黑衣人扛在肩膀上在宫殿房顶的琉璃瓦上飞奔。</p>

    “泽哥,是那个巧彤公主!”夜文沫看到那黑衣人扛着公主奔着她和尹苏泽就过来了,立刻准备见义勇为。</p>

    尹苏泽眉头一动抓住夜文沫掉头就跑,那速度比黑衣人更快。</p>

    扛着巧彤公主的黑衣人愣了一下,这怎么跟剧本不一样啊,尹苏泽不是应该看到巧彤有难来个英雄救美的吗?跑啥?别跑啊,再玩会呗~</p>

    “巧彤,尹公子跑了!”</p>

    “追!”被扛着的夜巧彤气恼的捶着黑衣人的后背,“今天你要是不让尹苏泽救我,我就告诉父皇和母后你存心不想让我嫁出去!”</p>

    黑衣人的身体僵了一下,身为东项国的太子他竟然要帮着自己妹妹干这种事情,尼玛传出去他的名声还要不要了?他更忧伤的是他的父皇竟然也答应陪他妹妹一起玩这种把戏,本来想you惑尹苏泽去夜洺的寝宫救人,到时候巧彤被救就来个以身相许。没想到尹苏泽根本就没有动静,于是才想到让他掳走巧彤在路上被尹苏泽拔刀相助。</p>

    这尹苏泽也太不按牌理出牌了,跑什么跑啊,快来英雄救美啊!</p>

    夜太子扛着夜巧彤在后面狂追尹苏泽和夜文沫,从皇宫里追到皇宫外,都要累瘫痪了也没能追上尹苏泽。</p>

    “救命啊……!”夜巧彤不断大喊大叫的,引来路人诧异的目光。</p>

    夜太子额头滑下黑线,这怎么追出这么远了,都跑到夜市来了!</p>

    “巧彤你别喊了成不,都要引来围观了!”夜太子直接跑到了房顶上,生怕被老百姓认出他是太子。</p>

    夜巧彤哭丧着一张脸,她就是想让尹苏泽多看她一眼,为什么就这么难呢?她母后好歹也是东项国的第一美女,她父皇也是帅哥一个,她和尹苏泽身边那个包子脸少女比也不差啥呀!</p>

    阿嚏……夜文沫打了个喷嚏,总有一种被人念叨的错觉。</p>

    “光天化日的强抢民女,真的是让人义愤填膺想不管都不行啊!”一个身穿顶级云丝锦的男子脚踏瓦片轻盈的站在夜太子的面前,眉如远山浓密有型,双眼狭长邪魅至极,挺鼻薄唇嘴角微微的扬起,那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完全没有遇到蒙面歹徒该有的危机感。</p>

    夜太子愣了一下,“巧彤,有人英雄救美,我是让他救还是不让他救?”</p>

    夜巧彤脑袋冲着夜太子的后背根本看不到前面的人,“是泽哥哥吗?”</p>

    “不是!”</p>

    “不让他救!”夜巧彤捶了夜太子一下,“去追尹苏泽,我今天一定要让他救我!”</p>

    夜太子脸颊一抽,这妹妹恨嫁恨的太厉害了,要是尹苏泽不从了她,她是不是要折腾自己一辈子?要不然,他帮着她选个男人得了!他看眼前这个美男子就不错,长得好看,功夫也高,而且最闪光的一点就是可以英雄救美!</p>

    夜巧彤哪里知道自己皇兄的想法,她自从五岁那年看到十四岁的尹苏泽就深深的喜欢上了他。这十年她不断的让自己变得完美,好让自己能够配得上那个完美的男人。如今她都十五岁不想再等了,她今年一定要趁着尹苏泽在东项国嫁给他。</p>

    夜太子看着眼前的男人,“不要多管闲事!”刚强硬的说完马上语气一转,“你是什么人?家住哪里姓甚名谁?是不是东项国的人?家里有人在朝为官吗?家中兄弟姐妹有几人?可曾娶妻生子?”</p>

    ……</p>

    “我说你是东项国户部的人吗?调查户口?”</p>

    夜太子轻咳了一声,“想要救人就要听我的,要不然我就一刀杀了她!”说完掏出匕首。</p>

    “你还真是敬业!行,我姓凤名舞,祖籍龙驰国,如今在东项国做生意。这邺城的很多店铺都是我凤家的产业,若是你只想求财的话,要多少开个价钱,不要伤害无辜!”</p>

    凤家自从凤夜掌家后用的都是强硬的手腕,很快觊觎过凤家或者想要觊觎凤家财产的人都销声匿迹了。凤家的产业遍布整个王朝,有人的地方就有凤家的店铺,如今凤家富可敌国。古霜后来去过一次龙驰国还特地到了宝祥林一趟,可惜那个凌大夫已经因病故去没能看到她的风光。虽然这辈子都没能认祖归宗,不过古霜没有遗憾,有爱她的夫君和懂事的儿子,她不知道多幸福。</p>

    对于凤舞来讲,钱能解决的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钱能拍死人的话他根本就不屑用拳头。</p>

    “你是凤家的继承人?”夜太子对皇商凤家还是非常了解了,如今东项国那些商户推举出来的商会代表就是凤家的凤舞。</p>

    “正是!”凤舞邪魅的一笑,“你是让我动手呢还是乖乖把人交出来?”</p>

    夜太子眼眸一眯直接一掌打了过来,十个回合后夜太子就对凤舞的功夫了解的差不多。</p>

    “给你!”夜太子把身上的夜巧彤扔向凤舞,然后一闪身跑了!</p>

    凤舞伸出手接住夜巧彤,“姑娘,你没事吧?”</p>

    夜巧彤被自己皇兄给出卖了还不自知,她还以为皇兄打不过这个男人,当凤舞接住她的时候她伸出小拳头就捶他,“不许欺负我皇兄,不许你欺负我……!”</p>

    当她抬起头看到凤舞后举起的拳头慢慢的落下,这……这个男人真好看。</p>

    凤舞无奈的看着她,“我没欺负你!”</p>

    夜巧彤的脸突然就红了,“你……喜欢刁蛮任性的姑娘吗?”</p>

    凤舞眉头动了一下,“我喜欢傻傻的姑娘!”</p>

    夜巧彤眨巴一下眼睛,“我其实挺傻!”</p>

    “恩,看出来了!”</p>

    夜巧彤一张小脸气得更红了,“你,你说我傻?”</p>

    “没,是你自己说的!”凤舞看她的穿着和打扮恍然大悟,“原来是公主殿下!”</p>

    “你怎么知道我是公主?”夜巧彤一阵欣喜,难道他一直暗恋她?</p>

    凤舞嘴角扬起,“公主身上穿着的衣服是雪蚕丝制成,每一年凤家都只向周边国家贩卖一匹而已。除了宫里的人,普通人怎么能穿得上?东项国里除了皇后就只有公主的是身份最尊贵的女人,在下刚刚也是猜的!”</p>

    夜巧彤听到凤舞这么一说,双眼放光,“你知道的真多,还有什么新鲜的事情给我讲讲。”</p>

    “在下还是先送公主回宫吧!”</p>

    “好啊好啊,我让我父皇重重的赏你。你想要什么?”</p>

    “在下见义勇为救了公主不求回报!”</p>

    “让我父皇把我赏给你怎么样?听说商人有了通关令牌哪里都可以去,以后你带着我去其他国家看看啊?求你了求你!”</p>

    ……</p>

    “公主,别!”</p>

    “别客气,本公主说一不二,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回宫我就让父皇把我许配给你。对了,你今年多大?本公主喜欢比我大九岁的男人,我十五了!”</p>

    凤舞嘴角抽了一下,要不要那么巧,他还真比她大九岁。不对,他来东项国明明是找尹苏泽那家伙的,龙飞那小子被谢柔给扑倒了早就忘了和他的约定。他要找苏泽问问小漓到底去了哪里。蒙南那小子太不地道了,竟然不公平竞争直接就拐走了小漓。</p>

    可是,这抓住他大手的小手爪子是肿么回事?他还没答应她啊喂!</p>

    在凤舞和夜巧彤离开后,尹苏泽拉着夜文沫从一棵大树繁茂的枝叶中跳了出来。</p>

    “泽哥,你说巧彤公主是不是看上刚刚那位大侠了?”</p>

    一想到龙飞被谢柔给搞定了,看凤舞这模样也难逃夜巧彤的魔爪。这世上可没有第二个像他一样美貌与智慧并存的男人,夜巧彤还有夜洺那对父女要是看上谁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摆脱得掉的。</p>

    尹苏泽的表情无比的愉悦,“没想到凤舞那小子还有这等桃花运,如今看来蒙南那小子欠了我一次。”</p>

    现在蒙南总算是该松口气了,他的两大劲敌都被人一举击破。</p>

    “泽哥,我们还回皇宫吗?”</p>

    “不回了,一般像我这样的高手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回客栈!”尹苏泽非常欢乐的揽住夜文沫的腰消失在原地。</p>

    在他们消失后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暗处走了出来,夜羽看着自己妹妹消失的地方咬牙切齿,那个臭小子竟然敢对他妹妹动手动脚的,看他不去剁了那双狼爪子。</p>

    尹苏泽躺在床上眼眸倏然睁开,直接从客栈的窗户跳了出去上了房顶。在房顶上看到一个一身白衣的男子。</p>

    “夜未央!”尹苏泽先是震惊了一下,不过马上否认。已经过了十八年,就算当年夜未央没死也不可能只是十七八岁的年纪。</p>

    夜羽在听到尹苏泽喊出夜未央后眉头蹙起,“你怎么知道我爹的名字?”</p>

    “夜未央是你爹?他在哪里?”尹苏泽眼眸中有精光闪过,这么多年他娘心里一直有个结没能解开,那就是夜未央的死。若是夜未央还没死的话,那么他娘知道后应该会很开心吧!</p>

    夜羽看到尹苏泽的模样不由得疑惑,“你是什么人?怎么认识我爹的?还有,你打听我爹在哪里想要干什么?”</p>

    就在此时房子下面传来了噗通一声巨响,两个人往下面一看都是一头黑线。</p>

    夜文沫扑进了人家客栈后院的鸡圈里,搞得鸡飞狗跳一身的鸡毛。人家客栈老板跑了出来指着夜文沫就让她陪鸡。</p>

    尹苏泽从屋顶跳下到了客栈老板的面前直接一张银票拍了过去,拉着夜文沫就进了客栈。夜羽紧跟着上了楼,跟着他们两个进了房间。</p>

    “你大半夜的跑鸡圈里干什么?”尹苏泽眉头一挑,邪魅的看着脑袋上还有几根鸡毛的夜文沫。</p>

    夜羽从怀里掏出两个鸡蛋递给夜文沫然后瞪了尹苏泽一眼,“小沫从小到大半夜一饿就要吃两个煮鸡蛋,她肯定是饿了才会去找鸡蛋的!”</p>

    夜文沫点了点头,也没问她哥哥为啥会出现在这里,拿过鸡蛋就吃。在她的心目中她哥夜羽就是神仙一般的存在,只要她需要肯定她哥就会出现在她的面前。就像现在,她饿了他哥就给她送来两个红皮大鸡蛋。</p>

    尹苏泽看到这对兄妹两个的模样突然就觉得心里头酸溜溜的,曾几何时他和苏漓两个也是这样的亲密,可长大后苏漓那丫头就没人性的和蒙南那个妖孽跑了,弃他于不顾。</p>

    夜文沫看到尹苏泽直盯盯的看着她,也不好吃独食,剥好了一个鸡蛋递给尹苏泽,“泽哥,你要不要来一个?”</p>

    一旁的夜羽突然满身酸醋味儿,“你为什么不问问你哥要不要?”</p>

    夜文沫对着夜羽嘻嘻一笑,“你想吃还用和我要啊,我知道你身上还有!”</p>

    夜羽想掀桌,尼玛不带这样的,他好心好意怕她饿到大半夜跑来送吃的,她竟然有异性没人性的送给外人都不送他。他这是养妹妹吗,他这是养了一头白眼狼啊!他危机感顿起,不行,他得把夜文沫带回去,要不然迟早被这个长得不男不女的家伙给抢走,握拳。</p>

    “小沫啊,你跟我回去吧,娘想你了,爹也想你,哥哥更是想你想得睡不着觉!”</p>

    “咳咳……!”尹苏泽咳嗽两声,“你妹妹又不是安眠药,你睡不着想她也没用!”</p>

    夜羽白了尹苏泽一眼,“要你多事!”</p>

    夜文沫有些为难,“我还想找到神医带回去给爹和娘一个惊喜,如今神医还没找到呢!”</p>

    尹苏泽眼珠转了几下,原来夜文沫是夜未央的女儿,没想到夜未央不但没死反而还娶妻生子生女了。不过夜文沫说她爹双目失明,难道是十八年前夜未央掉下山崖的时候摔的?</p>

    若是他治好了夜未央的眼睛,那么他娘知道后一定会很高兴吧!</p>

    “小沫,其实我有一件事一直想要告诉你!”尹苏泽看向夜文沫,脸上带着浅笑。</p>

    “泽哥,你想告诉我什么?你是女人?”</p>

    “别胡说!”尹苏泽拿着折扇敲了一下她的脑袋。</p>

    夜羽怒了,“不许欺负我家小沫!”</p>

    尹苏泽打开折扇轻轻摇动,“以后她是我家的!”</p>

    “你再乱说话,我打掉你的牙!”夜羽撸起袖子就要开干。</p>

    尹苏泽看着夜羽勾了一下嘴角,“如果我告诉你我就是神医,我可以治好你爹的眼睛。不过,条件是我要她!你们答应吗?”</p>

    夜羽刚要说你放屁,不过一想到他说他是神医可以治他爹的眼睛就把到了嘴边的话给憋了回去。</p>

    “我愿意!”夜羽还没出声,夜文沫就站了出来,她用那双清澈无比的大眼睛看着苏泽又说了一遍,“我愿意!”</p>

    第二天尹苏泽让谢宁赶车带着夜羽和夜文沫回到了那个小山谷。当他看到夜未央的时候到底还是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夜未央一点没变,多的只是岁月带来的沉稳和内敛。</p>

    雪娇看到儿子和女儿都回来了,还带来一个容貌绝色倾天下的男子,虽然山谷中准备不出太丰盛的宴席,不过也做了一桌子别具一格的菜肴。</p>

    尹苏泽看着双眼幽深没有焦距的夜未央心里起伏不平。当坐在桌前的夜文沫看着他的时候,他轻轻一笑告诉夜未央和雪娇他是神医的传人,这次来是给夜未央治眼睛的。</p>

    夜未央表情没有任何的波澜,倒是雪娇激动得双眼中浮现了盈光。</p>

    尹苏泽在山谷中住了三个月给夜未央治疗眼睛,终于在夜未央和雪娇成亲的十八年纪念日那天给夜未央拆下了眼睛上的白色绷带。</p>

    夜文沫拉着母亲的手站在房间里,夜羽也是心情不能平静的守在母亲和妹妹身边。他们盼了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成功。</p>

    尹苏泽一圈圈的拆开绷带,等拆到最后一圈的时候他告诉夜未央等下再睁开眼睛。</p>

    “婶子,小沫,羽兄弟,你们过来!”尹苏泽让等得额头都流汗的一家三口来到夜未央的面前。“夜叔,可以睁眼了!”</p>

    夜未央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当刺眼的光芒随着他眼睛的缝隙射过来的时候他又闭上了双眼。</p>

    “未央!”雪娇轻声的唤了一声。</p>

    “爹爹!”夜文沫和夜羽也是小心翼翼的连说话都不敢大声。</p>

    夜未央点了点头然后再次一点点睁开双眼,看到眼前三个模糊的人影时他那张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等他的视线一点点清晰,最先看到的是站在最中间那个有着温柔笑容的美丽女子。</p>

    “雪娇!”夜未央伸出手。</p>

    “嗯”雪娇握住夜未央的手后扑到他的怀里!</p>

    看到父母幸福的样子夜文沫抽搭了两下,想要靠在她哥哥的肩膀上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揽了过去。</p>

    夜羽立刻凶狠的看向尹苏泽,似乎用杀死人的视线就能把尹苏泽那张漂亮的脸戳出两个洞来。</p>

    尹苏泽对着他挑了挑眉毛,然后轻笑了一声,“夜叔,婶子,恭喜了!”</p>

    雪娇擦掉眼泪离开了夜未央的怀抱,“让尹公子见笑了,未央,这位就是治好了你眼睛的尹公子!”</p>

    夜未央看向尹苏泽的时候对着他淡淡的笑了一下,不管是失明还是重见光明,他的心早已经平静如水没有太大的波澜起伏。</p>

    “谢谢尹公子,我这一生再无遗憾!”夜未央站起身走到儿子的面前拍了拍夜羽的肩膀,夜文沫扑过来的时候他抱住自己的女儿摸了摸头发。</p>

    “夜叔,苏泽有个不情之请,当初苏泽答应小沫带着她去苗疆,也答应过她带着她游遍这整个王朝的壮丽河山,希望夜叔和婶子成全。”</p>

    夜未央看了夜文沫一眼,“小沫?”</p>

    夜文沫点了点头,“女儿说过,他要是治好了爹爹的眼睛就和他走!”</p>

    雪娇拉住夜文沫的手,“你想好了吗?”</p>

    “女儿早就想好了,跟着泽哥可以一路吃一路玩,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等小沫想爹娘还有哥哥的时候就回来看你们,说话算话!”夜文沫和她娘拉钩。</p>

    雪娇抬起头看了一眼夜未央,夜未央伸出手拉住了她,两个人对视一笑然后相依相偎的走出了房间。</p>

    夜羽看到父母那多年不变的恩爱模样气得跳脚,“你们还没问过我的意思呢?我不同意小沫跟他走,不同意不同意就是不同……小沫,小沫!”</p>

    就在夜羽气恼的时候尹苏泽和夜文沫已经从屋里子消失,等他追出去的时候只能听到那远去的马蹄声。</p>

    “该死的尹苏泽,你拐走了我妹妹,看我逮住你怎么揍你!”夜羽卷了个包袱就出了山谷,他发誓一定要从尹苏泽的手中救出自己那被蒙骗了的二货妹妹。</p>

    山谷中的鲜花随风轻动,花香四溢。夜未央揽着雪娇看着马车离去的方向直到马车消失,他轻笑一声收回了目光。</p>

    尹天烈,你儿子长得真像你,你和苏若汐现在很幸福吧!</p>

    苏若汐,你儿子拐走了我闺女,这辈子我们两家怕是再也牵扯不清了!</p>

    “未央,想什么呢?”雪娇温柔的看着他,伸出手替他拿下飘落在他头发上的柳絮。</p>

    “在想如何用我的一辈子来爱你,雪娇,谢谢你给了我新生,谢谢你这十八年的陪伴,我爱你!”夜未央低下头轻吻在雪娇的唇瓣上。</p>

    牵着你的手,就算闭着眼睛都不会迷失方向,这辈子能遇到你是我的幸福。</p>

    远在雪山上堆雪人吃雪糕的苏若汐和尹天烈收到了尹苏泽让海东青捎来的一封信,看过后苏若汐有些情绪亢奋的搂着尹天烈在他的唇上重重的亲了两口。</p>

    尹天烈刚要抱住媳妇儿狂啃就被苏若汐那八个多月大的肚子抵住,他不由得揪了揪自己的头发。不带这样的,点了火不负责老婆你太坏了!</p>

    两个月后带着夜文沫在苗疆游历的尹苏泽收到了一封由海东青带来的信件,夜文沫看到尹苏泽的脸上浮现了笑意不由得挠了挠脑袋。</p>

    “泽哥,你咋这么开心呢?找到你妹妹了啊?”</p>

    尹苏泽伸出手揉了揉夜文沫的头发,很满意的看到夜文沫的脑袋被他揉成了鸡窝。</p>

    “我娘又给我生了个小地弟,我们今天就启程回北姜国!”尹苏泽大手一揽放在夜文沫的肩膀上。以他二十四岁高龄再次当哥,真的好忧伤,看样子他也要抓紧了!</p>

    “那,你还找不找你妹妹了?”</p>

    “不用找了,弟弟办满月蒙南那家伙会带着小漓和他们刚出生的龙凤胎回北姜国的!还有谢柔那丫头应该也会把龙飞给带回去。我想,我这个当大哥的也该考虑一下终身大事了!”尹苏泽斜眼看了夜文沫一眼,“虽然你从头到脚都不是泽哥喜欢的类型,不过……让泽哥我看上眼儿的女人太少了,用你凑合一下也行!”</p>

    夜文沫眨巴一下眼睛,“凑合?也行?啥意思?”</p>

    尹苏泽的大手再一次来到她的头顶蹂躏她的头发,“听过什么叫取长补短不?”</p>

    夜文沫点了点头,“那和我有啥关系?”</p>

    “你这么笨,就要找个像泽哥这样聪明的男人,这叫互补!要不然如何提高下一代的智商?泽哥就勉为其难的帮你一把,你跟我一辈子可好?”尹苏泽摇着折扇一副翩翩君子模样。</p>

    “不要!”夜文沫史无前例的有些恼火,他竟然直言不讳的说她笨。她爹她娘还有她哥哥从小就告诉她,她可是最聪明伶俐的姑娘。</p>

    “为什么不要?”尹苏泽没想到自己的求爱竟然被拒绝。他掏出镜子照了一下,没什么问题啊,还是一如既往的帅,这丫头早上出门的时候脑袋被门夹过了?</p>

    求爱?他微微一愣不过嘴角勾起,说到底他对这个丫头不像对其她女人那样讨厌,甚至看她还挺顺眼的。经过这两个多月的接触,他是真的有让她跟着他一辈子的想法。</p>

    “我家人都说我很聪明,要是互补的话,我要找个笨点的男人才相配。不对,我干嘛要找男人?”夜文沫眉头蹙起,那一瞬间脑子里好像有些开窍,“尹苏泽!”</p>

    “恩?”尹苏泽眉头一挑,这还是夜文沫第一次这样大声的喊他名字。</p>

    “你是不是喜欢我?”</p>

    “何出此言?”</p>

    “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让我跟着你一辈子?我娘说过,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要是想在一起过一辈子的话就要娶她。你想娶我袄?”夜文沫走到尹苏泽的面前,扬起下巴看着他那张美得让天地万物都化为乌有的俊脸。</p>

    尹苏泽看着面前这张苹果一样红润饱满的脸蛋,对视上夜文沫那双清澈如同一汪清泉的大眼睛,眉头一动眼尾上扬。</p>

    “你愿意嫁给我吗?”</p>

    夜文沫双眼眨动,“你猜猜!”</p>

    尹苏泽轻笑了一声一伸手就把她抱进了怀里,“我猜你愿意!”</p>

    “啊?”夜文沫傻傻的看着他。</p>

    尹苏泽那双纯黑没有杂质的眼眸慢慢的眯起,伸出手抬起夜文沫的下巴,“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躲开。”</p>

    夜文沫还没能领会尹苏泽的意思就看到他快速的低下头。</p>

    她睫毛轻颤感觉到唇瓣一凉,尹苏泽那柔软的薄唇已经吻住了她。</p>

    “既然你没躲那就是愿意了!”尹苏泽扛起夜文沫就往马车走。</p>

    夜文沫伸出手捶他,“我还没来得及躲呢,你耍诈!”</p>

    “当时没躲现在说也晚了!”尹苏泽用手拍了一下夜文沫的屁股,“回去让我娘给你补补,争取一胎也生两个,我们家有遗传!”</p>

    “谁要一胎生两个,最多生一个!去你的,谁要给你生孩子!”夜文沫长这么大头一次如此羞涩。</p>

    “行,那就生一个,听你的!”尹苏泽的声音里满是愉悦。</p>

    此时他终于深深体会到他爹宠溺他娘的那种感受,原来喜欢一个人会让自己如此的幸福。</p>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唉吗,握拳,他越来越文艺了!</p>

    ********</p>

    妃子到这里是真正的大结局了,正文中有些没交代清楚的在番外简单交代了一下,番外不长大家看个热闹就好。</p>

    感谢一直支持某舞的亲们,欢迎大家来看某舞新文《妖孽难缠,悍妃也妖娆!》一百多万字快要大结局了,尽情开宰把!</p>

    ()</p>

    </p>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评论本书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