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1章 又救了我们一命

更新时间:2019-03-17 16:33:50 | 本章字数:2827

    三人贻笑大方,禹寒给两人递根烟,两人受宠若惊,跟禹寒一起喷云吐雾,心里那叫一个畅快。一月多了,尼玛,这还是第一次抽烟,真特么得劲。

    就在这时,那两名特工从楼上奔了下来,看见禹寒三人,举枪便射。

    “心。”禹寒当即喝道,将李伟龙和蔡文东推到一边,与此同时,将中烟头弹射出去,正中那人腕,只听惨叫一声,轨道偏离,子弹射在天花板上,枪也随即掉落在地上,用另一只托着,疼的他呲牙咧嘴。

    另外一个已经开枪射了三发子弹,不过全都被禹寒灵巧地闪避开来,顺抽起牙刷投掷过去,噗哧一声,穿透那人的臂,又是啊的一声惨叫,枪也掉落在地。他这个是见血了,疼痛程度,自然不是旁边那个所能比的。

    禹寒跨步而出,眨眼间便来到两人跟前,砰砰两掌,直接将他们震飞出去,重重地摔落在地上,肆意挣扎,再也站不起来。

    李伟龙和蔡文东惊骇莫名,半天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大师,这怎么回事儿?”李伟龙问道。

    “外国货,你们两个得罪的人不少啊?”禹寒道。

    两人听后面面相觑,一头雾水,我靠,貌似没有得罪什么外国人吧?

    “呃不应该啊,外国的我认识不少,但跟他们没什么深仇大恨啊?”李伟龙道。

    “整天在外面纨绔风流,就你们这幅德行,惹得多少人看不惯?”禹寒道。

    两人无语了,这样来,貌似真有可能啊,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天天在上海滩厮混,各种场所各种混,隔三差五就会扮猪吃老虎,将装逼演绎到极致,教训的人,连他们自己都记不清了,得罪了谁,更是没有头绪。

    想到这里,不由心惊,尼玛,好险啊,竟然主动找上门了,而且还是跟踪监视,靠,知道他们俩在禹寒家里治病,就偷偷摸摸地跑来想要杀人灭口,真特么狠毒啊。幸亏禹寒在呢,如若不然的话,病治好了,命却没了,亏不亏啊。

    “以后在外面,可要悠着点,现在这些人,不要命的太多,尽管你们有身份有地位,但遇到不怕死的,再横也是白搭。”禹寒道。

    两人听后连连点头,李伟龙感激道:“谢谢大师了,又救了我们一命。”

    “我这也是在救我自己,他们冲着你们来的,我是目击者,绝对不会放过我。”禹寒道。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震耳的嗡嗡声,禹寒知道,这是李春华来了,而且非常威武霸气,武装直升都调来了。

    “什么声音?”蔡文东问道。

    “你们老子来了,走吧,我们出去看看。”禹寒道,迈步往外走,两人面面相觑,很是一个迷糊。

    走出别墅,抬眼望去,便看见一辆武装直升盘旋在头顶上空,放下十几根缆绳,全副武装的军士纷纷滑落下来,这不是特警,如假包换的特种兵啊。跳落地面,托着枪便冲了过来。

    直升缓缓降落,李春华也下来,看见禹寒跟李伟龙他们三个平安无事,心里踏实了很多,然后便走了过来。

    “大师,我没来晚吧?”李春华上前问道。

    “歹徒已经被我制伏了,两位公子毫发无损。”禹寒微笑着道。

    “大师辛苦了。”李春华笑着道,然后对下挥了挥,十几个特种兵便冲了进去。

    李春华打量一番李伟龙和蔡文东,气色好多了,看这样子,貌似已经无碍了,心里欣喜不已,感激地道:“大师不愧是神人啊。”

    “言重了,李叔,歹徒持枪械,擅闯民宅,不仅要杀人灭口,还想趁火打劫,这罪可不轻啊。”禹寒道。

    李春华也是气愤的很,对着禹寒道:“大师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追究到底的。”

    禹寒笑了笑,然后道:“李叔,你联系一下蔡叔,就事情已经解决,不用火急火燎地赶来了。”

    “好。”李春华应道,拿出开始给蔡博安联系,明了情况。

    特种兵们架着那两个特工出来了,那模样,惨不忍睹,蛋疼菊紧,原来是被设计了,靠,一环套一环啊。

    禹寒又点根烟,然后道:“这里没事了。你们两个也赶紧回去休息吧,这两天在家好好呆着,别乱跑,休养生息至少要半月。”

    “嗯嗯。”两人连连点头,没有任何异议。

    “又让大师费心了。”李春华道。

    “哪里话,都是自己人,李叔也撤吧,我家里被这俩货搞的乌烟瘴气,要好好收拾收拾才行。”禹寒笑着道。

    “那好,改天再过来拜访。”李春华道,跟禹寒握道别,然后带着部下和他们两个离开了。

    李春华他们前脚刚走,秦雯杉便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禹寒的临场飞奔,让很多人都疑惑不解,打电话又不通,这都要怪他那破。

    蓝屏直板,和炫音,除了能够打电话和发短信,连个游戏都没有,更别上了。

    秦雯杉直接往学校外面去找,看见车都开走了,秦雯杉急了,也不知道禹寒究竟去哪儿了,没办法,只能回家了。

    坐着出租车来到门口,正好看见禹寒在露天游泳池旁边的躺椅上享受日光浴,秦雯杉又气又无奈,付了车钱,便板着脸跑了过去。

    “你咋回来了呢?”禹寒问道。

    “你还好意思啊,正比赛呢,一溜烟没影儿了,打电话又打不通,都快让我担心死啦。”秦雯杉埋怨道。

    禹寒微微一笑,将她拉到自己的腿上坐下,抱着她安慰道:“我临时有急事,没办法通知你,别生气了,怪我了。”

    女孩子,就要这样宠着才行,一两句软绵绵的话,就能把满腔怒火给浇个熄灭。

    果然,秦雯杉微微笑了起来,被禹寒抱着的感觉真好,然后柔声问道:“什么急事啊?”

    “家里来了两个歹徒,不过已经被我制伏了,二楼的墙壁有点损坏,我刚才给装修公司打过电话了,工人们正在赶来的路上。”禹寒道。

    “什么,歹徒啊?”秦雯杉吃惊道。

    “没办法,我们的别墅太惹眼了,这是入室行窃,幸亏我回来的及时,也没丢什么东西,呵呵,不这个了,影响心情。”禹寒道。

    “嗯嗯。”秦雯杉依偎在禹寒怀里,脸上尽是甜蜜。

    p:求鲜花求票票,正光荣,盗可耻,跪谢支持。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评论本书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