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6章 万万使不得

更新时间:2019-03-17 16:39:28 | 本章字数:2808

    花芷香被禹寒训斥的无地自容,羞红了脸,毕竟自己玩黄瓜被一个男人当面揭穿,任谁都不会好受,这毕竟是**啊,然后撅着嘴,委屈地道:“我的能力是心灵感应,把人性看的太透彻了,所以我才会越来越自相矛盾,我的心里也很纠结的”

    “嗯,我知道,有时候,拥有一种强大的能力未必就是好事。男人们见你就会心生邪念,这就是男人的本性,男人的好色跟女人的爱美是一样的。你既然能够看穿他们的心思,自然不会让他们得逞,如果你明知故犯的话,只能你天生就是个犯贱的**。而你呢,显然不是那种犯贱的女人,因为你一直都在玩黄瓜。”禹寒道。

    “不要再这样我,女孩子谁没自己戳过,吊丝男谁没自己撸过?”花芷香反驳道,这是永恒的真理。

    “很荣幸,至今我还没撸过。”禹寒自豪地道。

    “你用撸吗,你的老婆一大堆。”花芷香鄙视地道。

    “好了,换个话题,这个真没意思。”禹寒道。

    “你来找我干什么?”花芷香问道。

    “我看你是明知故问。”禹寒道。

    “我知道的,跟你的,不一样。”花芷香道。

    禹寒把花芷香的双松开,随意地趴在她的身上,然后道:“张静宇那孙子阴我,把我跟杜凌云决斗的视频发布在了上,他还蒙蔽了我的意识,让我没有推算到。”

    “络传播的很快,半天过去,中国也有几千万人知道了。”花芷香道。

    “所以我才来找你,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你能帮我了。”禹寒道。

    “谁要帮你了。”花芷香没好气地道。

    “你不帮我谁帮我,我是你老公啊,你是我老婆啊,难道我找别人去?”禹寒反问道,跟美女话,嘴巴必须要甜。

    “谁是你老婆了,我不是。”花芷香道。

    “嗯,现在确实不是,不过很快就是了。”着,禹寒伸便去揉花芷香的玉女峰。

    “啊你干嘛啊,别碰我。”花芷香道,伸去推禹寒。

    禹寒不予理会,为了不让她再多废话,然后便去亲吻她那性感的嘴唇,花芷香挣扎了两下,然后就乖巧了,并且开始抱住禹寒。

    女人就这样,嘴上不让,心里却不这样想,刚开始反抗,你真的上了,她也就那样了,日过之后,或许心里又该产生悔意,永远都是一个非常矛盾的存在。而男人的观点永远都是一致的,不管你怎样,老子就是要上你,想方设法地上你。

    花芷香是个特殊的女人,因为心灵感应这种能力,让她变得非比寻常。能对方的心理,什么都知道,这让她变得非常纠结。人性这东西,的太透彻了,那就成了丑陋。

    然而,再怎么纠结,她终究都是个女人,所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即便再怎么恶心男人,但也要嫁人啊。所以,花芷香才会去找禹寒占卜,看看谁是她将来的老公,找到那个人,就跟他在一起,再也不用玩黄瓜了。

    可是,未来老公竟然是禹寒,而且还是个妻妾成群的混蛋,这让花芷香非常崩溃。

    可是,再崩溃也没用啊,就像禹寒所的那样,再怎么反抗,终究还是会走在一起的,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花芷香对人的思想,研究的那叫一个透彻,谁也没有她透彻,所以,她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然而接受之后,便开始审视禹寒,不再去挑他的毛病,而是找他的优点。

    英俊潇洒,这是毋庸置疑的,也是钢铁一般的事实,不然的话,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绝色美女纷纷向他投怀送抱。

    能力出众,笑话,鬼谷派传人,能不牛逼?能不风骚?

    魅力四射,禹寒的拉风帅气,再加上他风骚绝伦的身份,将魅力无限地扩大化,形成了一种让女人自然而然就会主动靠近的气质。

    负责任,虽然老婆多,但是对谁都很好,不偏向,郦紫秀出事,就能看得出来。

    纵观这些,总体来,禹寒还是非常极品的,所以,做他的老婆,不丢她花芷香的人。

    既然这样,那就让他上吧,反正早晚都是要让他上的,而且,花芷香也一直渴望得到男人的关爱。

    黄瓜虽好,毕竟不如男人的弟弟啊。

    昨天晚上跟徐宣她们玩四劈,把禹寒累的够呛,而且床戏这东西,做的太多就乏味了。

    实话,虽然花芷香很美很诱人,但是禹寒现在真心没什么兴趣。

    所以,跟她亲了半天,摸了半天,花芷香彻底入戏了,禹寒怂了。

    从花芷香的身上爬起来,然后靠在床头,点根烟抽了起来。

    花芷香问道:“你干嘛呢?”

    “我们刚刚认识,现在就直奔主题,有点不合适,我看还是再等等吧。”禹寒道。

    花芷香热腾的心直接凉了半截,道:“那你干嘛还要调戏我,我不管,现在就要,快过来。”

    “姐姐,敢不敢含蓄点,不要强迫我好不好?”禹寒汗颜道。

    “昨天晚上玩四劈,现在在我面前就萎缩了啊,难道我的吸引力还抵不上她们几个?”花芷香反问道。

    “不是,实话你比她们三个都有吸引力,她们三个都是娇生惯养的,而你比较奔放洒脱,长得妩媚,跟杨蕊一个类型,身材好,够味儿,我喜欢你这种类型的御姐。”禹寒道。

    “那就赶紧过来,既然都把话给摊开了,还有什么含蓄的,我现在就要,你没兴趣,我可是有兴趣。”花芷香道。

    “昨晚有点过度,现在硬不起来啊。”禹寒道。

    花芷香冷哼一声不再多,她什么都知道,然后就爬到禹寒胯间,解开皮带,准备给禹寒强撸。

    禹寒赶忙拉住她,奉劝道:“这可万万使不得啊。”

    “谁让你是我老公呢,你不满足我,让谁满足我,我要跟黄瓜拜拜了。”花芷香道,将禹寒的推开,脱了禹寒的裤子,然后上演萧技。虽然她没试过,但她什么都知道,心灵感应这种能力,让她无所不知,所以才会跟平常女人不一样,不管是想法还是做法。

    被逼无奈的禹寒,只能忍受花芷香的强撸,然后持枪上阵,让花芷香体会到,男人跟黄瓜,根本就是两个概念,那是天与地的差别啊。那是凉的,这是热的,那是动的,这是全自动的。那个不会喷,这个会挤牛奶。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评论本书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