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6章 墨翠

更新时间:2019-03-17 16:39:39 | 本章字数:2681

    苏倾城好奇地问道:“什么是神戒?”

    并且把戒指交给禹寒。她拿不动,太重了,很吃力。

    “其实戒指很普通,当初那个设计者只是为了将藏宝图刻撰在上面罢了,重点是这上面的墨翠。”禹寒接过戒指道。

    “墨翠,这有什么与众不同吗?”苏倾城问道,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个大概所以然来。

    “我试图用占卜术来追溯它的形成原因,但看到的却是一片混沌,现如今,它是从哪里来的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落在了我的里。”禹寒哈哈大笑起来,很激动。

    “这枚戒指难道有什么神奇的功能?”苏倾城猜测道。

    “你对了,这枚戒指有内部虚拟空间,之所以会非常沉重,是因为里面存放着东西。”禹寒道,将戒指戴在右中指上。

    “戒指能存放东西?”苏倾城难以置信道,从来都没听过这种天方夜谭。

    禹寒重新点根烟抽上,笑了笑道:“你肯定没看过络。”

    “什么意思?”苏倾城不解地问道。

    只有让她感兴趣的东西,她才会滔滔不绝的问个不停,换做平常时候,她绝对不会跟禹寒这么多话。

    禹寒没话,而是拿着捕鲸叉,再次在他的左掌上划出一道口子。

    “你又干什么?”苏倾城汗颜道。

    “签订血契。”禹寒道。

    “什么是血契?”苏倾城不解地问道。

    “就是人与神异物体之间的签约协议,就跟结婚证书差不多,签订了血契,我才能真正拥有神戒,可以启动利用。如果别人从我中抢走,那也没用,除非杀了我,然后用特殊段抹除血契,重新签订才行使用。”禹寒解释道。

    用念力控制鲜血浇灌在神戒上面,顷刻间,原本漆黑如墨的那块墨翠,竟然迸发出一道道璀璨的白光,将四周夜空都映照的通明发亮,看起来非常炫目。

    那块墨翠就像是海绵一样,把禹寒的鲜血全都吸纳,最终消失不见。之后,那璀璨的白光便逐渐消失,一切恢复平静。

    禹寒道:“行了。”

    然后左一翻,便凭空出现一块巨大的黑石头。

    “这是什么?从哪里弄的?”苏倾城惊道,她根本就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儿,只见禹寒左一翻,便出现了,太诡异了。

    “墨翠,品质极好的墨翠,嗯,总重有53斤两6,这要是拿去卖的话,至少能卖两个亿。”禹寒道。

    “两亿!”苏倾城听到这个数字,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她对玉石行情不太懂。

    “墨翠的品质对价格有很大的影响,好的墨翠,质地细腻,结构致密,均匀,透光度好,漆黑如墨,但又透着翠绿,绿得呈黑,黑里又透着绿色,没有明显的瑕疵和缺陷。你再看这块,漆黑如墨,光泽十分强,颗粒细且结构致密,白棉极少,透光的绿色纯正,堪称极品。像这种品质的墨翠,一块都能卖几十万,更别是这么大一块了,我的两亿,那都是少的,遇到真正有钱的主儿,甚至出价更高。”禹寒道。

    苏倾城惊骇的很,一块破石头竟然能卖两亿?

    更让她感兴趣的是,这块石头从哪里来的?

    “这墨翠就是戒指里面的?”苏倾城猜测道。

    “嗯,我了,这枚戒指的内部有虚拟空间,而这块墨翠,就是戒指上的那枚墨翠,经过上千年的演变而生出来的,就像是女人生孩子差不多,这叫繁衍。”禹寒解释道。

    “靠!”苏倾城惊道,无语了,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苏姐姐,我把这块墨翠送给你吧,我虽然很爱钱,但是我现在并不欠钱,所以,送给你吧,你辛苦了半辈子,林局长又想让你退休,自己一个女孩子,以后没钱可不行。有了这块墨翠,你卖个几亿,然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禹寒道。

    “为什么要给我?”苏倾城问道。

    “这还需要什么理由吗?我只是想让你过的好点而已。”禹寒道。

    苏倾城冷哼一声道:“我不要你的东西。”

    国安局的特工,虽然年薪不少,但是对于两亿来,还是一辈子都无法拥有的财富。

    世上谁人不爱钱,苏倾城也喜欢钱,人人都喜欢。

    但是这种不义之财,她是绝对不会要的,更何况,这还是禹寒给的,更不能要。

    禹寒笑了笑,将墨翠收回神戒,然后道:“算了,我还是暂时给你保管着吧。”

    “那这石棺怎么办?”苏倾城问道。

    “我也收了吧,省得被张静宇得到。”禹寒着,右一挥,巨大的石棺便凭空消失,看的苏倾城也是一脸惊讶。

    “这戒指真的能容纳东西?”苏倾城问道。

    “神戒内部的空间非常大,差不多有一万立方米,可以容纳一切,但是这种戒指,一般人得到,根本就无法启动,除非是神者才行。可一般的神者,又怎会知道神戒的秘密?所以,神戒被我得到,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禹寒道。

    “人也能装进去?”苏倾城好奇地问道。

    “要不我把苏姐姐装进去,让你亲身感受一下?”禹寒问道。

    “我才不要。”苏倾城拒绝道,万一装进去弄不出来,那她岂不是悲催了?

    禹寒笑了笑,道:“好了,苏姐姐,我们走吧,去找刘纪峰,为了以防万一,把那些古董全都装进神戒,这样谁也抢不走,等我们取了宝藏,然后便将古董上缴给国家。”

    “嗯,宝藏呢,你准备私吞?”苏倾城问道。

    “请注意措词,宝藏是我发现的,跟国家没有一毛钱关系,而且我还要不远万里地跑到楼兰古城去寻找,劳动果实自然是属于我自己的了。”禹寒道。

    “但凡地下的,都是国家的,你私吞宝藏,我就告你去。”苏倾城道。

    “告我?好了伤疤忘了疼啊你,我刚才不惜损耗精血取回西域龙蛇散,不都是为了你?我取了宝藏,也不都是为了你?”禹寒道。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评论本书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