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71:你没机会了

更新时间:2019-03-17 16:52:40 | 本章字数:2842

    冥河一年,外界仅仅消逝两分钟。

    禹寒从冥河内跳跃出來,然后便将烟诗诗四人的神格抓赦过來,准备将其复活。

    想要将死去的人复活,只要保存死者的遗物,诸如骨灰,神格之类的便可以实现原地复活,如果死的连渣渣都沒有剩下,那是绝对不能复活的,先前因为禹寒灵力即将耗尽,不能施展复活术,所以才会在灵力恢复之后进行集体性复活。

    先从烟诗诗开始,毕竟这是他心爱的女人。

    烟诗诗复活之后,短时间内显得非常虚弱,灵力依旧是死前那个阶段,需要恢复才能达到鼎盛。

    “诗诗姐。”看到烟诗诗一丝不挂的身体,禹寒欣赏一番,便微笑着呼道。

    烟诗诗环顾四周,发现沒有外人在场,这才松了口气,而后感慨道:“唉,沒想到我会惨败。”

    “不要沮丧,佛宗的这些高,修炼的都是成系统的佛学秘术,非常厉害,我都差点死在罗光的里呢。”禹寒安慰道。

    “嗯,我知道,我会更加努力地修炼的。”烟诗诗坚决地道,她这个女人,从來不认输。

    禹寒点头,右一挥,施展苍木术在烟诗诗的身上包裹一层绿光,暂时充当衣服遮盖她的身体,并道:“诗诗姐,床铺下面有衣服,这是我前段时间特意在韩国买的,你先挑两件穿上。”

    “好。”烟诗诗点头道,然后朝着床铺走去。

    禹寒继续施展复活术,无神枫,叶子非,烟水三人陆续被复活。

    这三人和烟诗诗的心情一样,都非常郁闷,都沒有想过自己竟然会失败。

    尤其是叶子非,他向來感觉自己是天才高,而在同等级别内,他确实非常犀利,何况他还是神宗四大护法之一,属于天之骄子的类型,但是叶子非做梦都沒有想到,來天竺竟然会败给佛宗的高,这次惨败对他的打击非常大。

    但是这样的打击,未必就不是什么好事儿。

    天才需要磨练,叶子非的棱角太多,经历这次惨败,或许会激发他内在的潜能。

    无神枫一言不发,他是从武林高蜕变而成的神者,在江湖当中,他称不上是什么第一,但也绝对不弱,他无神枫也算是声名赫赫的剑道高了,然而,号称江湖第一美人,实力滔天的翠烟门门主烟诗诗都败了,无神枫惨败,也就沒什么了。

    烟水也是无话可,师傅都败了,他这个做徒弟的如果赢,那反而就显得不正常了。

    “失败是暂时的,经历过失败,可以让我们认识到很多自身的缺陷和不足,从而去弥补,去改善,失败是成功她妈,失败是好事儿,并非坏事,各位要想开点,别因为这次惨败就一蹶不振。”禹寒劝慰道。

    三人都沒有多什么,每个人的心情都很复杂。

    禹寒接连施展苍木术包裹三人的身体,然后道:“床下有衣服,你们各自去挑选衣服吧。”

    于是三人便相继离开。

    禹寒点根烟抽着,然后查看外界的情况。

    如今,烟镜,烟花,烟月的战斗已经结束。

    烟镜掌握魅惑术,还有禹寒传授给她的天雷术,所以她赢了。

    而烟花和烟月则是输了。

    烟花掌握裂风术,烟月掌握神念术,两人的实力都很强,可依然还是输了。

    七胜六败。

    这是最终的成绩。

    烟诗诗四人穿好衣服之后便相继过來,禹寒紧接着又将烟花和烟月复活。

    接连六次施展复活术,一度导致禹寒的灵力被耗尽,毕竟施展复活术这个强大的秘术,可是非常消耗灵力的。

    禹寒对众人道:“大家经历一次惨败,灵力消耗严重,大浪淘沙已经结束,接下來,恐怕就是大混战,所以我们要尽快恢复灵力,冥河内的能量,足够我们恢复,大家这就跳进冥河沐浴恢复,而后我们便出去。”

    众人纷纷点头。

    禹寒率先跳进冥河,其余人纷纷跳进。

    冥皇戒外。

    清溪子和吠陀的对弈也有了结果。

    吠陀输了,清溪子赢了。

    清溪子笑着道:“你输了。”

    “我输了,但这个结果,却超出了我的预料,七胜六败,我输的并不惨。”吠陀笑着道。

    “上一届是八胜四败,和这次的七胜六败相比,佛宗确实强大不少。”清溪子道。

    吠陀哈哈大笑,然后道:“其实我输的很惨,我的接班人死在你徒弟上,这是我最痛心的。”

    “大浪淘沙,总有人会死的。”清溪子道。

    吠陀感慨道:“是啊,这是非常无奈的事情,罗光已死,我只能花费精力重新培养接班人了。”

    清溪子轻声笑道:“或许,你沒会了。”

    吠陀眉头微皱,问道:“此话怎讲。”

    “此番大战,佛宗损失七名高,可是神宗,却是毫发无损。”清溪子道。

    “毫发无损。”吠陀大惊道。

    清溪子呵呵大笑,而后道:“徒弟,出來。”

    嗖嗖嗖嗖嗖嗖嗖。

    禹寒七人凭空出现,吠陀见状,顿时惊骇。

    他可不傻,一下便猜测到,神宗肯定是和秘宗狼狈为奸了。

    要知道,能够将死掉的人重新复活,在这个世界上,唯有秘宗副宗主布莱恩能够做到。

    因为掌握复活术的,迄今为止,就布莱恩一个人。

    可是吠陀怎会知道,除了布莱恩之外,清溪子的徒弟禹寒也掌握。

    而这个消息,知道的人寥寥无几。

    禹寒身边的人都知道,但是他们都是自己知道,根本就沒办法进行传播扩散。

    这就是神宗右长老蔡继元的强大之处了。

    蔡继元可以允许禹寒把他的所有事情告知他身边所有的人,但是这些人想要将禹寒的事情传播出去,就不可能。

    所以,即便很多人知道禹寒掌握复活术,可是外界,诸如佛宗和教廷,他们根本就无从得知。

    “这是圈套,清溪子,你们神宗与秘宗密谋,到底想要做什么。”吠陀问道。

    要知道,神宗和秘宗可是死对头,清溪子和布莱恩狼狈为奸,这实在是有点不太可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评论本书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