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40:阴阳术

更新时间:2019-03-17 16:55:31 | 本章字数:2432

    别的人跑了也就算了,禹寒不需要去赶尽杀绝,但是这个爱丽丝,禹寒是绝对不允许她逃跑的,她是金合欢家族族长的女儿,是何罗鱼妖的同伙,天宗死了那么多人,就连长老布伦达都被金合欢家族的人给暗杀了,这可是深仇大恨,禹寒怎会轻饶了金合欢家族。

    之前在交战的时候,禹寒便认出來了,爱丽丝是五级巅峰,而她掌握的秘术,却是禹寒从未见过的,在她出的时候,禹寒就感觉到了阴阳的力量,这让禹寒非常好奇,禹寒是个好孩子,对新鲜的事物总是充满了非常大的好奇心,这个爱丽丝掌握着的秘术绝对是无比稀缺的,禹寒必须去了解了解。

    凌乱不堪的战场不需要禹寒去艹心,而他则是冲天而起,开始四下里搜寻爱丽丝的身影。

    禹寒的视力非常好,很快就在人群中找到了爱丽丝的身影,然后俯冲而下。

    爱丽丝此时正在拼命地逃窜,禹寒这孙子太变态了,有两大神兽不,还有一把如此可怕的剑,我艹,斩杀七级巅峰的灵兽就跟切白菜似的,更加恐怖的是,还她妈的能吸血,那种场面,看起來就让人心惊肉跳,对于女孩子來,更是可怕。

    突然间,一道流光闪烁,降落在她的面前,直接挡住了她的去路。

    “禹寒。”爱丽丝惊道,沒想到这孙子竟然追上來了,看來她今天是死定了。

    看着满脸惊骇,花容失色的爱丽丝,禹寒笑着问道:“我沒死,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禹寒,你听我解释,这件事情并非我们金合欢家族的本意,我们是受那个何罗鱼妖威胁的,他是七级巅峰的神兽,把我们全都变成了他的傀儡,我们只能听命于他,沒有自主的选择权利,想必你也发现了一些端倪,我们族内的成员都变得视死如归,任务一旦失败就立即自爆,我们是被何罗鱼妖控制了。”爱丽丝道。

    “竟然是这样,怪不得呢。”禹寒恍然道。

    张锡文的心神术,蔡继元的占卜术都失灵了,原來都是何罗鱼妖搞的鬼,但这又是什么段,却不得而知了,何罗鱼妖死了,沒办法再去了解了。

    “你们天宗势大,如今是世界上最强的组织,我们金合欢家族怎么可能去招惹你们啊,我父亲也是身不由己,所以希望你能开一面,放过我们金合欢家族,更何况,你们天宗的势力覆盖亚洲,欧洲和北美洲,我们澳大利亚本來就人少,而我们金合欢家族向來低调,从來都不去招惹任何组织势力,我们沒有什么野心,就想安安静静地呆在本国,只要不被你们天宗铲除,我们就烧高香了,禹寒,求你了,我们都是修炼者,请你饶了我们吧。”爱丽丝求饶道。

    爱丽丝的态度非常诚恳,并且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但是禹寒并沒有被她的表象所蒙蔽双眼。

    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阴毒。

    禹寒笑了笑,点根烟抽着,然后道:“这都是你的片面之词,我如何信你,何罗鱼妖死了,现在是死无对证,你什么就是什么,你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你们金合欢家族是无辜的,就凭你的一番话,就想让我信你,我可沒有愚蠢到那个地步。”

    “那要如何你才能信我。”爱丽丝问道。

    “我压根就不信你的,高怎会沒有野心,你们澳大利亚的人口虽然不多,但是修炼者的比例却高的离谱,而且外界一直都对你们了解甚少,这可不是巧合,如果我不是这次來,也不会知道澳大利亚还有金合欢家族这股强大的势力,你们与何罗鱼妖狼狈为歼,肯定是有大阴谋,陆续暗杀我们天宗的五级高,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削弱我们的势力,然后灭掉我们,成为人界第一组织势力,是不是。”禹寒质问道。

    “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我干嘛骗你啊,何罗鱼妖刚才也对你了,之所以暗杀天宗成员,就是想要把你引到这里來杀掉,这都是他的阴谋诡计,和我们无关啊,金合欢家族如果有野心的话,为何这些年來始终都沒有踏出过澳大利亚一步,我们可是从來都沒有对外扩张过,再了,暗杀属于偷袭,肯定会被你们发现的,然后再想暗杀就比较难了,何况天宗还有你这个实力惊天的宗主,我们金合欢家族怎么可能是天宗的对,禹寒,是你太多疑了,我们真的是无辜的。”爱丽丝解释道。

    “真是这样。”禹寒看着爱丽丝问道。

    爱丽丝的有点道理,但是禹寒总感觉这个女人是在欺骗他。

    “不是这样还能是哪样,虽然你们天宗死了000多人,但是今天晚上你杀的更多,我们金合欢家族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再何罗鱼妖他们也被你斩杀了,难道你还要对我们赶尽杀绝吗。”爱丽丝问道。

    “赶尽杀绝肯定不会,但是主谋,我还是必须杀掉的。”禹寒道。

    “主谋,哪里有什么主谋,我们都是被何罗鱼妖控制的。”爱丽丝道。

    “好吧,我暂时相信你的。”禹寒道。

    听到禹寒这样,爱丽丝非常激动,然后道:“禹寒,真是太谢谢你了,谢谢你能理解我们的苦衷。”

    “不过我有条件。”禹寒道。

    爱丽丝微微皱眉,然后问道:“什么条件。”

    “你掌握的是什么秘术。”禹寒问道。

    “阴阳术。”爱丽丝如实道。

    “阴阳术,我怎么从來都沒有听过。”禹寒惊讶道。

    “据我所知,全世界就我一个人掌握阴阳术,何况我从來都沒有在外面走动过,你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爱丽丝解释道。

    “全世界就你一个人掌握,好厉害,对于秘术而言,越是稀缺的就越厉害,刚才你施展的时候我就能感受到,你这阴阳术非常厉害,比五行秘术都要厉害。”禹寒道。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评论本书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