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57:这不是辟邪的

更新时间:2019-03-17 16:55:41 | 本章字数:2645

    看到波顿和黛米脸上的诧异表情,禹寒则是道:“我的老婆们,现在都是五级巅峰的实力。”

    “”波顿和黛米本來就在猜测这个,沒想到真的是这样。

    禹寒点根烟抽上,然后对刘轩道:“你现在就以天宗长老的名义发布消息,让欧美地区的成员尽快赶來,我本來定的是下午,最好是上午就杀过去。”

    “好的。”刘轩道。

    心神术就好比中国移动,你妹的,可以群发短信,心神笼罩,然后传输意念,非常神奇。

    片刻之后,刘轩便道:“搞定。”

    禹寒点头,然后拿出四枚五阶灵丹,并对着黛米和波顿道:“这是我刚炼制的五阶灵丹,给你们每人两枚,关键时刻用。”

    “五阶灵丹。”黛米倒抽一口凉气道。

    波顿也是瞪大了眼睛。

    作为五级巅峰高來,服用四阶灵丹的作用并不是太大,毕竟五级巅峰高的灵力非常澎湃,四阶灵丹的恢复能力,那是针对四级修炼者的,五级的服用,能恢复,但恢复的少,四阶灵丹的30%是针对四级实力來的,五级高服用,根本就达不到30%,勉强达到0%而已。

    但是五阶灵丹就截然不同了,这个40%的,针对的就是五级水平的,如果让四级的服用,恐怕就是00%的恢复,只可惜,灵丹都有严谨的等级限制,四级的不能服用五阶的,强行服用,会有极大的反噬作用,弄不好还要出人命,这就好比一对狗男女去开房睡觉,女的愿意让你干,那是你情我愿,女的不愿意,结果你非要干,女的一旦生气,告你强\歼,你就等着判刑吧。

    “宗主都能炼制五阶灵丹了。”波顿难以置信道。

    “是的,这五阶灵丹非常珍贵,我身上也不多,并且还要分发给天宗所有的五级成员,所以并不能给你们太多,成员们都是一枚,你们是天宗护法,所以就给了两枚,五阶灵丹可以恢复40%的灵力,提升40%的战斗力,关键时刻可以起到绝地大翻盘的作用。”禹寒道。

    “多谢宗主。”波顿和黛米道。

    有了五阶灵丹,就可以不计消耗地施展秘术进行攻击了,毕竟他们的身上还有四阶灵丹。

    “你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禹寒对黛米问道。

    “已经痊愈了,到这个,我还沒有报答宗主的救命之恩呢。”黛米道。

    “何须报答,你是我的下,我救你是天经地义,七煞魔蛇的毒姓实在是霸道,六重苍木术都无法化解,最终还是饮血剑救了你,不过,饮血剑的血缺乏生命力,这需要你的身体逐渐地吸收转化才行,马上就要与魔宗开战了,所以我还是帮你一下好了。”禹寒道。

    “谢谢宗主的关心。”黛米道。

    “走,去你住的地方。”禹寒道。

    黛米点头,然后便带着禹寒去她的住处。

    到了黛米的住处,禹寒四下里打量一番,卧室内清香扑鼻,泛滥着女人的体香,刺激着禹寒的雄姓荷尔蒙。

    黛米实力高强,外表看起來是个搔\货,但实质上,她的内心非常孤独,她掌握吸血术,靠吸血为生,刚开始的时候,她自己都无法接受,因为她实在是无法面对吸血这样的残酷事实,女孩子的胆子都是非常的,并且非常爱干净,黛米也不例外,但是掌握吸血术,想要提升实力,那就必须去吸血,去杀人,从最初的抵触,厌恶,到后來的习惯,麻木,黛米经历了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心态转变过程。

    “我这人比较懒散,卧室沒有怎么整理,希望宗主不要介意。”黛米道。

    禹寒看到,黛米的内衣,丝袜,内裤,扔的到处都是,非常凌乱,这样的卧室,和那些宅腐女差不多。

    禹寒笑着道:“可以理解,你比较忙嘛。”

    就在这个时候,禹寒看到对着床的墙壁上,竟然贴着一副自己的照片。

    这绝对是狗仔队无意中拍到的,禹寒走在大街上,嘴里叼着烟,姿势非常潇洒。

    “咦,你的卧室墙上,怎么挂着我的照片,这是要辟邪吗。”禹寒问道。

    黛米顿时汗颜,禹寒要帮助她转化体内血液,这让她非常激动,完全忘了这档子事儿。

    “呃这那个宗主我”黛米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禹寒发现,若是躺在床上,正好可以看到自己的这张照片,这让禹寒不禁遐想。

    你妹,不会是深更半夜睡不着的时候,看着我的照片自\慰用的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黛米就太邪恶了,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啊,看着人家的照片自\慰,你让我这个本尊怎么想。

    “沒关系,你喜欢的话,那就挂着辟邪吧。”禹寒道。

    “这不是辟邪的。”黛米纠正道。

    “自\慰的对吧。”禹寒道。

    “”黛米顿时羞红了脸,确实是自\慰的,被禹寒猜到了,她不承认都不行了。

    “你喜欢我啊。”禹寒问道。

    “宗主实力高强,人人都喜欢。”黛米道。

    禹寒笑了笑,然后问道:“黛米,你不介意我亲你吧。”

    “什么。”黛米顿时瞪大了双眼,感觉自己听错了似的。

    “我,你不介意我亲你吧。”禹寒再次道。

    “呃”黛米的心跳加速,不知道禹寒什么意思,难道是因为他发现了自己看着他的照片自\慰,就想特殊照顾照顾她。

    “宗主为何要亲我。”黛米弱弱地问道,她要搞清楚状况才行,如果禹寒真想干她的话,实话,她毫无心理准备啊,虽然在心里有过无数次的幻想,但是來真的,确实有些激动。

    “是这样的,我掌握阴阳术,这是一门非常强大的秘术,而阴阳之力,可以滋补一切,苍木术不能驱除你体内的剧毒,阴阳术就可以,但是在这之前,我并沒有掌握,我也是刚刚掌握沒几天而已,重次比较低,我感觉,后期的阴阳术,是一切秘术的克星,这门秘术的强大,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禹寒道。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评论本书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