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1005章 计中计?

更新时间:2019-03-28 19:07:03 | 本章字数:4953

    轩澜大波!

    就像前面的前面经常的那样,贵族圈内没有秘密。-- www.. 没等那白发老贵族纵马疾驰闯入王廷城堡,匆忙向大皇子禀报的时候,有人意欲刺杀教皇的消息,已然在都城级贵族圈内迅速流传开来。先是亲近皇族的亲王国戚,接着是把持国政的几个老牌大家族,然后是公、侯、伯爵等等,不断蔓延、蔓延……

    老实,除了如大皇子等有数的几个大人物之外,其他贵族听闻这消息的第一反应,就像是在听一个笑话,还是非常冷的那种……

    刺杀教皇?开什么玩笑!

    且不这计划的可行性……恩,也确实没什么好的。这摆明就是十死无生,不可能有丁成功希望嘛。神殿千年底蕴在那摆着,厚重如雄山,浩荡似江海,不主动去碾压别人都是好的,还有人敢去作死招惹?

    不过,

    当众人抱着看戏的轻松心态,随即在听到刺客那有熟悉的名字——‘唐恩’,并随意派人去打听了下这不知道死字该怎么写的家伙的来历后,轻松随意心态瞬间荡然无存……

    什么?这家伙曾经被帝国与神殿联手通缉过?怪不得感觉这名字有耳熟……对了,为什么被通缉?因为……呃,在北方战场一炮轰死了四名光明大执事、一名四方巡察使、一名枢机副主教,三名神圣大骑士长?!这……

    还有……

    去年,这家伙单枪匹马、熟门熟路的再次与北方神殿总会正面杠上。只短短大半年时间,即将神殿在北方苦心经营了千余年的影响力将至最低。大大动摇了信仰根基。为后来神殿在北方势力的崩盘、撤退埋下隐祸。紧接着不久。又带着名不世出强者直接打上北方神殿总会,啪啪打脸、全身而退不,更是一刀将北方神殿总会一断为二,颜面扫地……

    好吧,竟然还有——

    这次被祸祸的不再是光明神殿,而是有着布兰守护神之称的剑神伍丁!时间大约是在几个月前,地在莱瑙河上,具体战况不清楚。只知这家伙堵在江河中心,拦住剑神一行人去路,随即一场惊世骇俗大战下来,万里江河水位倒退,无数繁荣港口一夜间沦为内陆镇……最后,剑神伤退,至今仍趟在王廷疗养院内没出来。而这家伙却再次全身而退,现在又活蹦乱跳出来搞事……

    此外,其他一些诸如温斯林曾率领多名空级强者前去围剿,神殿总会也曾亲派精锐团队不远万里赶去绞杀等等。相比前几者,倒可以忽略不计……

    ……

    不得不。当一个庞然大物对某个单独个体产生兴趣的时候,所爆发出来的情报收集能力绝对是惊人的。怕是就连唐恩本人,都没细想过自己这一路走来,竟是顺带着干出这么多惊天动地的事来。不过当这些信息条理分明、逐一摆在一众贵族面前时,就是震撼恐慌到无以复加的情绪了。

    就像鲍威斯强调的那样,他真的敢刺杀教皇!而且从历史战绩来看,谁也不能打包票他就一定没有成功希望……

    如此,也就是真正的一石、激起千层浪!

    当然,如大皇子这等早就知晓神殿以及夏薇安内情的人,对唐恩的到来是有心理准备的,自然也就不至于恐慌。只是令他们有些没想到和措手不及的是,唐恩这次竟然会玩得这么大,看样子不单是要救人,还要搂草打兔子,顺带着将教皇一起干掉的节奏……

    不过话又回来了,无论是震惊恐慌、混乱亦或不可置信等等,现如今谁也记不起来引爆这惊人消息的源头,正是温斯林的被刺身死。也就是,温斯林这一在都城还是能排得上号的角色,就这么被众人华丽丽滴给忽视了。就像都城前半夜的漫天大雪,覆盖过去,也就留不下些微痕迹。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

    后半夜,带着一身酒气闯入帝国疗养院的菲利普,在伍丁门前站定,稍稍平复激动情绪后,轻笑着了句:“祖父,那吃里扒外的家伙死了。一刀正中眉心,没有痛苦。呵呵,倒是便宜了他……”

    静默半响,屋内传来伍丁微若蚊音的苍老声调,“给海塔送束花,咳咳……另外,得空上趟山去,把我的剑拿下来。”

    “好,我会带着酒亲自给海塔大哥传达这好消息。”顿了顿,菲利普神情微讶,“上山拿剑?这是为何?”以伍丁现在孱弱的身体状况,再动刀剑无疑是极不明智的。

    难道……祖父这是要斩草除根,将温斯林家族一锅端了?

    “不要多问,照办就是。”没等菲利普想得明白,屋内再次传出苍老声调。

    酒意上头,菲利普也就没有多想,干脆头应声:“好。对了祖父,圈子里现在都在传唐恩将要刺杀教皇的消息。呵,我是不相信这是警备厅那帮废物能查出来的,肯定是那子在憋着什么坏呢。不过主动暴露……神殿那边得到消息后肯定会有所戒严准备,这不是更难下手了吗?”

    话落,等待片刻,静默无声。

    菲利普耸耸肩,没有意外,躬身行礼后,想着前不久看到的温斯林尸体,哼着曲、一身轻松离开。

    ……

    当菲利普离开帝国疗养院时,都城剧院,在又经历了几个大人物三番两次的细致问询后,鲍威斯与伯尼终于带着满身疲惫,踏出了剧院大门。

    彼此对视,苦笑,摇头,什么话也没,踩着雪地大踏步直接离开。

    “啊切——”离开剧院范围,捧起路边冰寒积雪搓着脸颊的伯尼,一脸打了几个喷嚏后,仰头呼了口浊气,无语摇头,率先打破沉寂气氛,“好吧,看来我们哥俩是真没升官发财的命……老鲍你拿主意吧,我们什么时候跑路?”

    “行了,有什么可抱怨的,这情况不比丢了命强?”撸了撸通红鼻头,鲍威斯同样无奈叹道。

    “我看也强不到哪去。”伯尼撇嘴,“待事后大皇子、还有那些个大人物们反应过来,知道我们是在合伙欺骗。那后果……”顿了顿,掩面轻叹,“不敢想象啊!”

    摊手,“那也是之后的事情,至少,我们现在还活着不是吗?”

    “……得也是。”想了想,伯尼挑眉,信服头。

    没错,鲍威斯两人撒谎了,刚才他们一板一眼回答的那些个大人物们的问话,其实是他们与唐恩早就串通好的谎言。没办法,也没得选择。以唐恩现如今的实力,杀个空级强者都跟玩似的,杀他们两人自然也就更简单了。

    而鲍威斯与伯尼走南闯北混这么久,自然也不是什么正义感爆棚的一根筋货色。稍稍想及双方那偌大的实力差距,立刻就从善如流的答应下来,且没提任何要求。如此,也就有了不久前剧院中的一幕……

    “还是想不通啊……”胡乱抓着散碎头发,伯尼神情纠结,“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家伙抛出这惊悚计划,应该是想引开所有人注意,好偷偷达成别的目的。但是刺杀教皇……好吧,虽然他确实有那么成功可能,但这计划也未免太过耸人听闻,不合逻辑啊!”

    事实也就是如此,没有多少人是真正的蠢货,只要理智清醒,声东击西、暗度陈仓什么的并不是什么高明主意,有头脑的人就会有这方面的怀疑。更重要的是唐恩抛出的这个计划实在太过飘渺,如果他得计划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每隔几天就随机选择刺杀一个贵族,那保证都城所有贵族都被吓尿,且深信不疑,惶惶不可终日……不过,

    “未必!不是所有人做事都讲逻辑的。”沉吟了会,鲍威斯独眼微闪,缓缓摇头,“我的看法正好与你相反,那家伙就不是个按照常理出牌的人,不定……”顿了顿,欲言又止,最终并没有下去。但伯尼当然知道他的意思,愕然张嘴,

    “呃,不是吧,老鲍你的意思是……计中计?难道他真要去刺、刺杀……”到这里,伯尼一个激灵,同样不下去了,一拍大腿,“卧槽!有可能、很有可能!这家伙就不是安分的主,别人不敢干的事情,他……”

    “行了!”干脆摆手打断,鲍威斯长呼了口寒气,“只是凭空猜测罢了,了没用。走吧,我们还是考虑一下如何跑路更为实际。”

    伯尼愣了愣,瞬间反应过来,明白此时此地不是聊这个的时候,无奈摊手,翻了个白眼:“还不都是你,那家伙都提出事后要安全带我们回北方了,还给我们找个轻松差事,你却一口拒绝……”

    “废话!如果他想灭口怎么办?你扛得住?”

    “哈,要灭口早灭了,用得着等以后?承认了吧,老鲍,你就是拉不下面子,觉得以前玩弄于鼓掌之中的鼹鼠,现在却高高在上成了吃人雄狮,心里过不去……”

    “滚——”

    ……(未完待续。。)

    </br>

    </br>

    ps:书友们,我是临海狸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评论本书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