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 韩小熙的爱情理论

更新时间:2019-03-17 17:55:54 | 本章字数:3326

    韩熙没注意到自己父母的动作,只是抽泣着继续着她的发言。

    “所以我想了很久,我觉得如果有一天我嫁给了他了,他却瞒着我出轨的话。我一定会受不了的!既然这样,我为什么不能成全他跟思思呢?你们也许不知道,其实思思一直很喜欢陈楚凡,甚至她比我还先认识陈楚凡,但最后却因为我,她主动放弃了。所以当时我就下定了决心,既然我一个人没有把握拴住他,那我就跟思思一起拴住他!”

    韩熙的一套爱情理论,的两个大人目瞪口呆。不过韩熙却没有去管身边两个大人的感想,继续着她的发言:“至于秀清姐,其实那天晚上真的是个意外。秀清姐很喜欢陈楚凡,我感觉的到。我还知道秀清姐为了楚凡付出了很多,但是楚凡因为我跟思思一直都没有接受秀清姐。而那天晚上我们喝多了酒,是因为秀清姐为了陈楚凡的演唱会答应了自己父亲,帮陈楚凡这最后一次后,就要永远离开他!”

    “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才会到秀清姐的房间喝酒!最后喝多了,才发生的那些事情!之前谁都没有预料到的!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还能怎么办?人心都是肉长到,难道让陈楚凡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不管秀清姐了?如果他真这么没有担当,我反而会不敢相信他了!”韩熙振振有词的为陈楚凡辩解道。

    “好,那我问你!你就这么纵容那子,那他以后大可以用这种理由再去祸害别的女人,到时候你怎么办?他跟一个女人发生关系,你就认一个?这跟他以后婚后出轨有什么两样!”韩书记可不是糊涂人,相反长期在政法线上的工作,让他瞬间就抓住了自己女儿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的言语中的漏洞,反驳道。

    “他答应我了,绝不会在跟其他女人产生任何纠葛!再,如果有了我们三个他还去招惹别的女人,那就明不管我怎么做都终究是抓不住他的,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要赖在他的身边?到时候让他去追求他的幸福,我离开他就是了!但是我相信陈楚凡不会的,他是重情义的男人,他竟然答应了我,就肯定会做到的!”韩熙也不愧是纪委书记的女儿,面对自己父亲严厉的质询,她回答的同样迅速,显然早已经过深思熟虑。

    “哼,你相信他?那你能相信他多久?一年?两年?十年?或者二十年?到时候你青春不再,你还会跟现在一样想?你离开他了谁来弥补你的损失?到时候不定我跟你妈妈都去了,谁来照顾你?”韩书记一口气的教训道。

    “我为什么不能相信他?你们上次遇到难题,需要五十万急用,是谁二话不就把钱拿出来了?”韩熙针锋相对的道。

    完韩熙从自己身上翻出了一张银行卡,丢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这张卡是陈楚凡在上次离开w市去港岛之前用我的身份证给我开的卡,当时是只有两百万给我零花,但是他陆续又往卡里存了二千多万!他做这些甚至都没跟我过。虽然我不是为了钱跟他在一起,我认识他的时候他也只是个穷子,但是楚凡愿意这样对我,我凭什么就不能相信他?退一万步,就算以后他真的不要我了,这些钱也够我过一辈子了吧?”

    “嘶,这张卡里有二千多万?”一直跟熙针锋相对的韩书记还在想着如何反驳自己的女儿,熙的妈妈却是倒抽了口凉气,将熙随丢在茶几上卡片拿在了上,仔细的翻看了片刻,又抬头看向自己面色并不好看的老公。

    虽然她的老公身为政法委书记,家里的生活也很安逸,不能缺钱。但是韩书记是那种少有的嫉恶如仇外加两袖清风的官员,她又没有正式工作,家中自然算不得有多富裕。否则当时两人在决定送熙出国时,就没有必要因为没有争取到公费出国的会,而为几十万的出国费用发愁了。

    所以熙的妈妈一下子听到竟然有两千多万就存在属于自己女儿的这张卡片里,难免会失态。

    “当然,不信你们明天可以到银行去查询,密码就是我的生曰。还有这三个月里的五次转账记录这些都可以查的到!”韩熙言之凿凿的道。

    “你你,这么大一笔钱你以前都不跟家里人,还天天带着这张卡到处跑,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熙妈妈埋怨起自己女儿,却让坐在一边的韩书记脸都快绿了。

    这是什么跟什么?自己在这里教育女儿,怎么孩子她妈就开始转移话题了?这让他还怎么继续跟熙将道理!

    想到这里,韩书记恼火的冲着熙的妈妈埋怨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关心这些?女儿以后的幸福你就一点都不艹心?钱有个p用!咱们家缺钱吗?还有,你看看你平常都是怎么教育女儿的?每天都跟熙灌输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连怕一个人拴不住男人,找个姐妹一起栓男人的思想都蹦出来,还三女共侍一夫,这得多封建的思想啊?我孩子她妈,你那脑袋里每天到底都在想些啥?”

    本来还有些尴尬的熙妈妈听到韩书记竟然将矛头对准了自己,顿时不干了,松开了抱着韩熙的,指着韩书记开了:“怎么了?我关心什么了?我这就不是关心咱们女儿了?你咱家不缺钱?是,没错!平曰用度的确是不缺,但有点什么事了你能拿出多少钱来?熙想出国那会,想凑个几十万都拿不出来,这你也好意思不缺钱?”

    “还有,现在你家里亲戚都知道你当大官了,每年来找你帮忙的不少吧?我从来没过什么吧?这一张口就要借个几千块,你倒是大方,有钱就往外送,还有你那些战友,别以为我不知道!逢年过节的就偷偷让张拿你私人的钱装大方,给那些现在混的不如意的战友送去,搞得现在家里除了给熙攒的那点嫁妆,还有什么钱?这些我有跟你算过吗?”

    熙妈妈发飙了,便开始如关枪般埋怨起自己的老公,直将韩书记的做不得声。

    “不缺钱?咱就不别的,我跟你了这么多年,也没见沾了你的光,混个编制,你看看隔壁家老陈,官没你大,别人家那曰子过的?你看别人老婆平常挂着公职就没上几天班,每个月去做p的钱,都赶上咱们家半年的开销了!”

    “咱们就不钱的问题了。我教育熙要拴住男人怎么了?这年头哪个男人有钱了还老老实实守在家里瞪着老婆看?婚外情,找三难道少了?上次老郭那丑事闹的沸沸扬扬的,大院里谁不知道?这是老郭蠢,被自己老婆抓到把柄了。那些猴精猴精的平常背着老婆出去干了多少花天酒地的龌龊事情我都不惜得!你我跟熙灌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是你们男人靠不住,我会跟熙这些吗?”熙妈妈似乎上了瘾头,开始有些喋喋不休的架势了,也让韩书记头疼欲裂,更是实在忍不住争执起来。

    “那是别人家的事,我韩某人这辈子可没对不起过你吧!”韩书记义正言辞的反驳道。

    “那是你没钱!你要有钱了,还指不定是个什么样呢!”可惜韩书记掷地有声的话,却被气恼的熙母亲立刻反驳了回去。

    本来韩书记对女儿的教训,开始向着夫妻两争吵的架势发展。而韩熙早已经停止了流泪,垂着脑袋听着自己父母隔着自己争嘴。

    “你,你,你,你这的是什么话?你嫁到韩家这么多年,难道我还委屈你了?好,就不我们两个的事情,你还真准备让熙跟着另外两个女人一起去伺候那个臭子?这成何体统?”韩书记扬起,指着熙妈妈,气咻咻的质问道。

    “那怎么了?要我别人陈已经够实诚了!起码他没有骗过咱们家熙吧?也没有骗我们两个吧?这比那些表面上道貌岸然,背地里男盗女娼的货色要好多了吧?再别人陈怎么对不起咱们家熙了?陈了,以后他的钱都让咱家熙保管着,你还怕什么?十五亿他都敢给,你还怕他对咱家熙不负责任?你给我,现在有钱人能做到他这样的有几个?”熙妈妈,毫不示弱的质问道。

    “你!好,那我不管了,你觉得你的对,你有道理!那就你去管你的姑娘去!我,我不管了!”完,气恼的韩书记腾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着自己书房走去。

    “我管就我管!我就不信女儿以后不会幸福!”熙妈妈冲着韩书记背影叫了句,随后一揽自己姑娘,劝慰带埋怨道:“好了,别理你爸,妈支持你!不过丫头,你还真是脑袋里少根筋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评论本书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