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正文VIP卷 638 王出

更新时间:2019-03-28 19:18:51 | 本章字数:21726

    羿立浑身无数毛孔瞬间缩紧,之前,羿战宇每一次的攻击,自己都能够从中看出破绽,从而针对的应对。【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可是,这一次,羿战宇的攻击看起来,竟是毫无破绽,根本无法破解!

    无法破击!

    那就硬碰硬了!

    羿立身子一沉,双脚如同两根木桩一般,牢牢钉在地上,腰部微微弯曲,体内真气急速转动,似决堤洪流般涌出,震荡的四周的空气都随之翻涌起来,头顶上方,巨大的太古荒鲸之王的虚影缓缓浮现而出,苍茫的缘故气息从天际压落下去。

    【武劫归元】

    羿立双手向着前方接连拍打出去,每一掌拍出,都好似一尊上古神佛,挥动擎天巨掌,搅动风云、碎山裂岳。

    金色的气掌落下,每一掌都如同绝世高手,穷尽毕生绝学所施展出的惊世一掌。一时间,声音滚滚,似是无数惊雷坠落。

    无数气掌疾风骤雨般拍落到巨大的火球之上,霎时间,羿战宇拳头上,如同烈日一般的火球光芒大盛。

    金色的武劫气掌光芒与红色的烈日光芒碰撞,爆发出一团无比绚丽的刺目光芒,照射的四周一众围观的琼龙武院武者,一个个不由的闭上双目。当他们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两道刺目的光芒已经散去。

    羿立感觉自己的双臂就好像是深入了火山底部一般,又好像是放在了炼丹师的丹炉之中,两条手臂上的皮肤都好像是被瞬间烧化,同时更有一股让人无法阻挡的无匹巨力袭来,力量之强,震的他手腕都好像是要脱臼一般,一双手臂更是在一瞬间,失去了直觉。

    他的境界还是差了一些,他如今八桥神境还没有大圆满,羿战宇却已经是伪王台强者,除此之外,羿战宇更有传说中的周天武体,硬碰硬之下,即便他在同阶内在无敌,吃亏的终究也是他。

    羿战宇一击得手,脸上露出一道残忍的笑意,双手之上,微弱的火光熄灭,一层冰霜缓缓凝聚而出,一股冰寒至极的气息急速笼罩全场,刚刚炙热的空气更是一瞬间冰冷了下来,空气中的冷风,似是从极北之地吹来,冻的人身上升起一片鸡皮疙瘩。

    两道寒气从白皙的手掌中蹿飞而出,划过空气,所过之处,空气凝结成冰。

    这一掌,同样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羿立看着眼前拍打而来的双掌,只得再次施展【武劫归元】。

    双掌才刚刚一和羿战宇的双掌接触,一股冰寒刺骨的寒气已然袭来,冰冷的气息,似乎可以冻裂灵魂一般,让他浑身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冰寒至极的气息下,无匹巨力传来,震的他的身子向着后方急退而去。

    【日月星辰】

    羿战宇背后,日月星辰忽然加速转动起来,双掌再次拍打而出,一掌炙热如日,一掌凄寒如月,双掌之间,气流涌动,如漫天星辰。

    双掌出,动天地。

    一时间,整个世界随着这一击落下,都疯狂的震动起来。

    这一击,威能比之前的两击还要更强!

    羿立心中一寒,体内真气尽数涌出,头顶之上,太古荒鲸之王的虚影顶部,一根金色的独角浮,一道道蓝色、紫色、金色的电弧环绕、跳动着,聚集到一处,犹如一条大气之龙,发出一声震天咆哮吼,迎面向着两道气掌飞出。

    天空中,漫天星辰忽然闪动,无数随之光影洒落而下,似是无数流星坠落而下,从大气之龙身上穿过。下一刻,日月双掌拍落而至,顷刻间,大气之龙轰然爆开,消散于空气中。

    日月双掌气势击散大气之龙,去势稍减,人就带着雷霆万钧之力重重的轰击而下。

    【百兵谱不破膝盾】

    羿立面色一变,双膝提起,宛若一面巨大的盾牌,将自己的身子完全互在了身后。

    一日一月,一炙热一冰冷、两道截然不同的气息重重的轰击到了他的膝盖上,顿时,发出一声仿若将天际炸裂的巨响。

    羿立顿觉一股巨大的冲击力迎面袭来,整个人被震的向着后方倒飞出去,一双膝盖上甚至传来一声隐约的脆响声,体内气血被震的翻腾不已,甚至就连五脏六腑都在这一击之下,被震的移位。

    “羿立……”

    “不好,羿立危险了!”

    “羿战宇施展周天武体,完全压过了羿立!”

    付青红几人,一个个面露担忧之色。

    “还在抵抗?我看你还能挡几下。”羿战宇狞笑一声,身子紧追而至,一双手掌接连不断的拍打而下,整个世界随着他的动作,时而白昼,时而进入黑夜,四周的温度更是忽冷忽热的,让人仿佛经历了**********一般。

    羿立面对着施展了周天武体的羿战宇,毫无反击之力,只能不断的防守着。

    羿战宇的攻击不可能没有破绽!

    羿立挡住羿战宇踹来的一脚,身形后退中,双目紧紧盯着羿战宇的身子,羿战宇如今也只是伪王台的武者,他的攻击不可能没有破绽,我没有发现他的破绽,只是观察还不够!

    羿立紧咬牙关,一边阻挡着羿战宇的攻击,脑海中,自从成为一个武者之后,一场场的战斗场景不断的闪过。

    激烈的战斗之中,他的脑海深处,却是异常的空灵。

    武,为何要总是追寻一招一式的动作?真正的武,应该与四周的天地,融为一体,根据不同的环境,而不断的变化。

    万物皆有灵,即便是天、地,同样有灵,有意志,最完美的武,便应该与天地融合,与万物融合,将自己融入天地万物之中。

    羿战宇,他的攻击,只是纯粹的强,并没有与天地融合。

    羿立双目一凝,望着眼前羿战宇攻来的一拳,自然而然的,向着一侧躲闪而去。

    拳风落下,几乎是贴着羿立的面颊划过。

    落空了?

    羿战宇感受着完全打空的一拳,一双眼睛豁然瞪大,眉宇间,闪过一道明显的诧异之色,这只爬虫竟能躲过自己的攻击?运气?

    心中疑惑间,羿战宇急速挥拳而下,一时间,漫天拳影浮现。

    羿立看着眼前落下的拳影,伸出一根手指向着前方,看似随意一指,没有任何的奇特之处,一指之中,却似乎蕴含着天地至理,暗涵天地规则变化。

    一指落下,漫天拳影消散于无形。

    “武境,天人合一的武境!羿立他悟出了武境!”岳南天苍老的脸上豁然浮现出深深的骇然之色。

    “天人合一的武境,这个小子……”羿王充满霸气的脸上,眼角微微抽搐中,透出惊色。

    羿战宇英俊的面孔上,一双眼睛呆呆的望着前方,一时间,甚至忘记了攻击,天人合一的武境,即便是天才如同自己,尚且远远没有悟出如此武境,羿立这只爬虫,他怎么可能做到的!

    连续两次破解自己的攻击,这不可能只是运气。

    不……

    即便他悟出武境,但是自己已经是伪王台强者,自己更拥有传说中的周天武体,他还是不可能胜过自己!

    羿战宇惊骇过后,再次施展绝学攻了过去。

    羿立整个人,进入一种玄妙的状态,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羿战宇的武,羿战宇的攻击在他眼中,尽是破绽。

    或者,我为什么一定要找到他的破绽,难道就不能,将他纳入我的攻击节奏中!

    羿立天人合一武境不断施展之下,对武境的感悟不断提升,慢慢的,他不只是能够感觉到羿战宇的武,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武,自己的武中的一切变化。

    交手中,他的武渐渐融合,形成一种全新的武,似是打开了一座全新的武学圣殿的大门一般。

    每一招每一式间,都暗含天地变化,与四周一切融为一体。

    “碰……”

    一声闷响传出,羿战宇胸口被一掌拍中,身子倒飞而出,汹涌而来的力道更是震的他体内气血翻腾不已。

    这只爬虫!

    羿战宇看着眼前,逐渐占据上风的羿立,抬手轻轻擦过嘴角泛出的丝丝血迹,双目中,森寒杀意闪过背后,日月周天星辰顺时针急速转动起来,一股股浩瀚的周天气息犹如风暴一般涌出。

    整个世界的在这一瞬间,变的极其不稳定起来,白亮刺目的白昼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交替闪现,天际变的忽黑忽白,整个世界在这一刻,都诡异的扭曲起来,似乎天地都随之倒转过来。

    羿战宇双手手掌相对,缓缓转动起来,掌心处,日、月、星辰尽数浮现于上,感受着双手间,自己都几乎控制不住的狂暴力量,他的脸上露出一道狰狞的笑意,武境再强又能如何?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仍旧要死!

    羿战宇双掌前伸,向前推去,一双手掌,好似一方世界,日月星辰尽于其中。

    一掌拍出,风起云涌、天地色变。

    羿立静静地站立在原地,一直等到羿战宇的双掌就要落到胸前之际,才缓缓伸出双掌,如同羿战宇的动作一般,平平向着前方推了过去。

    双掌飞出,一时间,风静云止,天地回色。

    一双看似平淡无奇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的双掌挥出,却又给人一种,包罗万象,将整个世界,整个日月星辰周天尽数包裹在了其中,又好似天地的中心,世间所有一切,似乎都在围绕着这一双手掌转动。

    羿战宇双掌之间,转动着的日月星辰,忽然间变得不受控制,随着羿立双掌的挥动,而转动起来。

    怎么?我的绝学,怎么会受到羿立的控制?

    羿战宇心下大骇,双目中桀骜之色消失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慌乱之色。

    惊骇中,两人四掌相碰。

    羿战宇掌间,日月星辰在羿立的引动下,尽数倒飞而回,猛冲回他的躯体。

    刹那间,一道惊世巨响,在两人中间炸响,声音响彻,似乎是天下间最巍峨高大的巨山从中间炸裂,又好像是,天际塌陷、大地碎裂。

    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声波,向着四周荡漾而去,震的四周众人双耳嗡鸣,心肺阵痛。

    巨响之中,羿战宇一双手臂,轰然炸成碎末,如齑粉一般的碎肉与血液四散飞去。

    “你的武学境界太低了,只是依仗着你的武体,你一辈子,也不可能成就武帝的!”

    羿立冷笑一声,看着双臂被炸飞的羿战宇,面色一寒,出拳如锤,向着羿战宇的脑袋砸落而下。

    “小杂种……你敢?给本王住手!”羿王远远看到羿立的动作,面色大变,冷声大叫,声如轰雷,滚滚而来。

    最后一个手字方落,羿立的拳头已经重重的轰击在羿战宇的脑袋上。

    似是一根巨大的铁锤重重的击中一块西瓜一般,羿战宇的脑袋轰然爆开,鲜红色的血液混杂这脑浆,向天际喷洒而去。

    羿战宇死!

    第八章忠义无双

    “羿战宇……他竟然死了!”

    “这怎么可能?羿战宇,他可是伪王台强者,羿立还八桥神境尚且没有大圆满。羿战宇更有着超过完美的日月武体的,传说中的周天武体,他怎么会败,怎么会被羿立斩杀!”

    “羿战宇,可是羿家这一代最天才的弟子,甚至被众多王族的族王赞为,最后可能成为下一位武帝的人之一。甚至有人说,他是羿家自从当年那位武帝之后,五十万年来最天才的弟子。他竟突然被羿立给击杀了!”

    琼龙武院内,众人脸上皆是一副骇然之色,每个人都不可置信的望着前方,一直以来,拥有武体的武者,此时站在最巅峰的武者。

    可是如今,拥有传说中的武体,境界更高的羿战宇,却被没有武体,境界更低的羿立给击杀了,这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羿立,他究竟是如何修炼的,才能够修炼到如此程度!

    羿王看着天空中飘散的血液,双眼目眦欲裂,羿战宇,这是羿门王族这一代最为出色的天才,是拥有周天武体的绝世天才,是羿家最有希望诞生的新的武帝,竟被羿立这个杂种击杀!

    一股无边无际的狂暴气息瞬间满布全场,羿王双目圆瞪间,森然杀意宛若两柄来自天外的长枪,直刺人灵魂深处。

    脚下,虹桥闪过,并不高的身形闪动间,如山岳坠落,压的四周的空气完全凝固,窒息的恐怖笼罩着全场每个人。

    “杂种找死!”

    虹光闪过,羿王的身形瞬间出现在羿立身前,天际之中,巍峨如仙界宫殿一般,金碧辉煌的巨大王台浮现。

    一层层的台阶分为三面,左右两侧的台阶,拱卫着中央的台阶,似是拱卫着无上的王者一般。

    台阶尽头,光滑如镜的平台上,四尊漆黑色的石柱分立四角,仿若四尊战神,守护这中央处的巨大王台。

    王台凝实,看起来,根本不是虚影,似乎一座真正的王台出现在天际。

    羿王一掌拍下,手掌间,雷霆涌动,似是雷神震怒,天地间,滚滚雷声响彻,仿若世界末日降临之际的飓风倏然吹起,似乎可以摧毁世间一切的狂暴气息宛若巍峨山脉般倾泻而下。

    地面之上,一整块一整块的大地不断碎裂,露出一个个深不见底,似是被天外陨石坠落砸出的深坑。

    天空之中,朵朵云层被瞬间击散,甚至就连空气都炸裂开来。

    整个空间,似乎所有的一切在这一掌之下,都被完全炸毁。整个琼龙武院,在这一刻都陷入疯狂的震荡之中。

    无边恐怖气息笼罩下,岳南天脚下,虹桥闪现,苍老的身影瞬间出现在羿立身前,头顶一道道青石铺就的台阶层层浮现,向着天外延伸,一直蔓延到一面平台之上。

    平台上方,鸟语花香,假山林立、溪流蜿蜒,将一座亭台般的王台围绕在中间。

    岳南天迎着那似乎任何人都无法阻挡的恐怖一掌,双掌拍去。

    阵阵龙吟声响起,似是有无数上古神龙从王台中飞出,迎着羿王的遮天巨手飞去,搅动的四周的空气震荡不已。

    两人双掌相对,霎时间,发出一声滔天巨响,龙影飞翔间,迎面,雷霆闪现,似是无数惊雷从九重天外落下,蓝色的电弧连接成一片,从每条龙影身上穿过,数条龙影,顷刻间消散,无尽的雷霆之力尽数击打在岳南天身前。

    一时间,电光闪耀、雷声滚滚,四周的大地在余劲的冲击下,纷纷碎裂直至地下深处,一道道地下水如同泉水般涌出。

    远处,一个个正在观战的琼龙武院弟子,被震的身子抛起,向着后方飞落,重重的摔在地上。

    岳南天首当其冲,向着后方接连后退十余步,在地上留下一道道,好似卑狂暴劲气冲击的炸裂的深坑之后,这才稳住身子。

    “噗……”

    岳南天张开嘴巴,一口鲜血喷出,脸上血色全无,整个人似乎瞬间苍老了几十年,就连身子都摇摇欲坠。

    “院长。”

    羿立惊呼一声,脚下虹桥闪过,瞬间出现在岳南天身后,伸手扶住。

    “院长,您没事吧。”天空中,虹桥接连山洞,付青红、擦擦擦、苏漫雨几人焦急之下,纷纷飞到岳南天身侧。

    羿王双脚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如斧凿刀刻般充满了霸气的脸上,露出一道冰冷的杀意,抬手一指羿立,一字一顿道:“今日,他必须死。谁敢拦阻,一起死!”

    冰冷的声音中,霸气尽显,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柄锋利的匕首,直刺众人心间。

    “你若是要阻挡本王,本王连你一起杀!”羿王的目光再一次落到岳南天身上,声音冰冷,如寒风吹动碎裂的玉石,让人头皮禁不住一阵发麻。

    “是吗?如果再加上我呢?”琼龙武院的院长,从人群中走出,脚下虹桥闪动,出现在了岳南天的身侧。这里是琼龙武院,他怎能看着羿门王族的人,在这里欺压另一武院的人,而无动于衷!

    “加上你?”羿王蓝色的眼眸之中,露出一道睥睨天下的气概,霸气十足道:“加上你,那本王便两家武院一起灭掉!”

    声音方落,天空中,一道声音远远传来。

    “那么加上我们梵天武院呢?”苍老声音响起,第一个传出之时,尚在遥远的天际,当最后一个音节落下之际,虹桥闪过,一位看起来异常苍老的老者出现在岳南天身侧,看起来微微有些佝偻的身体中,散发出一股丝毫不弱于琼龙武院院长的气息。

    “还有我们,闻钟武院!”

    “再加上我们气坚武院呢?”

    “再算上我们汗青武院呢?”

    “再加上我们松雪武院呢?”

    随着梵天武院的院长出现,天空中,一道道声音传出,天际之中,虹桥接连闪现,一位位各大武院的院长从天际落下,落到了岳南天的身侧,每一个都散发着骇人的气息。

    不长时间,岳南天身侧,已经聚集了二十余位各大武院的院长。

    羿王看着对面,接连出现的各大武院的院长,一双雷霆隐现的蓝色双眸中,闪过一道阴郁之色,抬手向着身后一挥,好似一道利刃斩落。

    原本平静的空间中,一道巨大的缺口忽然浮现,在他他的掌前出现了一条肉眼可见的通道!

    一股浓郁的天地元气从通道的另外一头隐隐传出。

    灵秀小千界!

    “凡我羿门王族,所有强者,速速前来。”羿王充满了无尽威压的声音响起,传入羿门王族的灵秀小千界中。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空间中,露出的通道之中,一道人影闪出,紧接着,一道道人影不断的从这条通道中浮现。

    不过片刻时间,羿王的身后,已然聚集了大量的羿门王族的高手。

    “你们,以为你们十几二十个武院便能威胁本王吗?”羿王手指对面众人,散发出一股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无尽气息,霸气外露道:“今日,我要杀羿立,谁阻挡我,我便杀谁,你们一起阻挡,那么便一起杀掉,一个不留!”

    一句话音落下,仿若滚滚惊雷在众人耳边炸响,整个琼龙武院内,一时间变得鸦雀无声,许久之后,一道声音响了起来:“羿王,你身为羿门王族的王,身为天下间有数的强者。却欺负一个后背,你还配称为一个强者吗?你还有强者风范吗?”

    “强者风范?”羿王突然间笑了起来,充满了霸气的脸上露出一道深深的不屑之色:“强者风范,那是给傻子准备的。身为强者,拥有着绝对的实力,为何又要将强者风范?历史从来都是由胜利者书写,本王足够强,本王便是想要怎样做,就怎样做!”

    羿王说着,一双似是有雷霆隐动的双眸望向人群中的羿立,沉声道:“我知道你有灵秀小千界,你们岚海羿家的人,还有玄奇武院的人曾经大量的消失不见,想来都是进入了灵秀小千界中。我知道,你想要进入灵秀小千界,前提是你要有这个机会!”

    “他不能,那么我呢?”岳南天压制住体内不断翻滚的气血,挺直身子,一脸自信的望着对面的羿王,高声道:“如果我燃烧王台,还不能让回到灵秀小千界,那么我还有什么资格当这个院长!”

    “那你真的没有资格做院长了。”羿王眼底之中闪过一道深深的不屑之色,自傲道:“王台境,王台境。你只是刚刚进入王台境罢了,而我是王台境巅峰。你即便燃烧王台,他依然回不去!”

    “那么算上我呢?”琼龙武院的院长忽然开口。

    “还有我。”

    “再算上老夫呢?”

    “再加上我,够不够?”

    岳南天身侧,一众武院的院长纷纷开口。他们同位武院,今日,羿门王族能够这样对待羿立和玄奇武院,等到以后,他们的武院再出现如同羿立这般的天才,那些王族同样会效仿。唇亡齿寒,今日,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后退的。

    羿王一张充满了霸气的脸渐渐变得铁青,整张脸阴沉如夜,二十余个王台强者,同时燃烧王台,即便对他,即便对整个羿门王族,都会是大麻烦,他们甚至没有必胜的把握。

    一时间,整个场面僵持住了,再次变得寂静起来。

    寂静之中,忽然,从羿门王族的灵秀小千界中,一个听起来,无比苍老的声音响起。

    “那么,再加上我羿战天呢?”

    低沉的声音远远传来,却犹如惊雷在每个人心间炸响一般,震的众人整个心神都禁不住摇曳起来。

    一股无形的恐惧随着这声音,笼罩众人心田。

    羿战天?

    众人愣了一下之后,一个个面色大变。

    “羿战天……他不是,羿家当年的那位武帝,自从他之后,羿家再也没有人叫这个名字!”

    “怎么会是他?他当年成就武帝之时,是在五十年前,在他之后,天下间也当胜过三四位武帝了。而世上只能有一位武帝,他怎么可能还或者?”

    “他还活着,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他当年自斩修为,从武帝的境界跌落了下来。”

    “唯有如此了。”

    众位院长面色凝重的望着羿门王族的灵秀小千境,羿战天,即便他自斩了修为,不再是武帝,他的实力同样滔天,更不是他们所能够对抗的。毕竟,他曾经是一位武帝!

    无形的恐惧降临,将众人笼罩。

    忽然,就在众人惊骇间,羿门王族的灵秀小千界内,一道浓厚的始气冲天飞起,径直将所过之处的空间,完全击碎,浓郁的气息,疯狂蔓延而起,在羿门王族的灵秀小千界内,不断的扩散。

    一只只,强大的始物在这冲天始气中出现,向着羿门王族核心之地袭去。

    “这是怎么回事?”

    “始物?我们王族的灵秀小千界内,怎么会出现这么多强大的始物?”

    羿门王族众人纷纷骇然。

    岳南天几人,看着突然出现的异情,一个个同样愕然,羿门王族的灵秀小千界,是他们整个王族的根本,怎么会突然出现如此之大的变故。

    众人惊慌不解中,羿门王族众人之中,突然响起一阵大笑。

    羿立寻着声音望去,视线中,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

    “羿钟?”

    羿立面露古怪之色,羿钟原本也是他们岚海一族的族人,甚至当初,羿钟的所学全部都是由大哥传授的。

    后来羿钟和自己一起进入了羿门王族,然后,他便背叛了岚海羿族,甘心在羿门王族中,当起了鹰犬。

    如今,他怎么突然笑了起来?难道是……

    羿王豁然转过身子,伸出手臂,向着前方一抓,羿钟的身子凌空飞起,落到他的身前,被他一把抓住,一双让人心悸的双目紧紧盯着羿钟,似乎要将羿钟整个人的灵魂都骇碎一般。

    羿钟面对着羿王散发出的恐怖气息,面色露出一道坚毅之色,高声叫道:“这就是想要对付我们岚海羿族的下场。所有对付我们岚海羿族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这始穴,便是我引爆的!”

    什么!

    羿立神色大变,羿钟的话音,每一个字都如同惊雷一般,在他的脑海中炸响。

    羿钟,他没有背叛岚海一族,羿门王族的灵秀小千界内的始气、始物爆发原来都是因为他!

    他根本没有背叛岚海羿家,相反,原来他一直都在忍辱负重!明明心系家族,却还要被家族中的人误解,他牺牲了太多太多!

    “是你!”

    羿王身边,一开始随着羿战宇一起前来的,一头红发的老妪大怒,伸手便要一巴掌拍过去。

    羿钟仿佛没有看到对方的动作一般,抬起头来,望向了羿立的方向,脸上露出了一道古怪的笑容:“我留在羿门王族,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亲手击败羿战宇,帮大哥报仇。

    他虽然不是我的亲生大哥,但是在我的眼中,却是比亲生大哥还要亲近的人,更是我最为尊重的人!

    现在,你已经杀死了羿战宇,为大哥报了仇,我也不需要继续潜伏下去了。”

    羿钟说着,语气忽然一转,沉声道:“但是,你只是击败羿战宇还不够,你看到了吗?看到他们现在要怎么对付我们吗?他要灭我们全族!

    羿门王族,仗着自己是宗族,一直欺压,甚至是奴役我们百族。他们将我们家族的两门绝学拆成四份,然后再赐予我们,说是对我们的恩赐。

    将我们族中,最珍贵的资源拿走,然后分给我们微不足道的些许,说是对我们的恩赐。将他们自己摆到道德的制高点。

    凡是我们百族之中,有天才诞生,他们直接出手灭杀,他们从没有将我们百族之人当作人看,而是当作他们的奴仆,可以随意他们生杀予夺的存在。”

    羿钟越说越是激动,一张脸也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被羿王掐的传不动气来,也是变得越发的通红,声音却是越来越大。

    “今日你也看到了,你在擂台上,公平交手杀死了羿战宇,羿王就要斩杀你,斩杀我们岚海羿族。所以,你要知道,你只是杀死羿战宇还不够,你还要做更多,要将整个羿门王族灭点才行!

    如果你的动力还不够的话,那么我再给你一些动力!”

    羿钟话音落下,体内气息忽然涌动,由内向外,勃然爆发。

    轰然一声巨响。

    羿钟的身子猛然爆开!

    “羿钟!”羿立看着羿钟自爆开的身躯,怒目圆睁,肝胆欲裂,自己一直都误会了羿钟,直到现在,自己才知道羿钟的目的,可是他却为了给自己更多的动力而自爆了身体!

    这一切,都是因为羿门王族,如果不是因为羿门王族的欺压,当年自己的哥哥怎么会被废掉,羿钟又怎么会忍辱负重进入羿门王族,又怎么会自爆身体。

    羿立充满了无尽仇恨的双目向着羿王的方向望了过去。

    羿王几乎在同一时间转过头来,阴冷的双目狠狠的瞪了羿立一眼,杀意森森,似是要将羿立整个人吞噬了一般。

    “我们走。”羿王望了羿立一眼,转过身来,招呼众人迅速返回灵秀小千界,如今那些始物已经开始在他们的灵秀小千界内肆虐,而灵秀小千界乃是他们家族的根本,无论如何,他们也必须尽管赶回去,镇压始物。

    至于羿立,等镇压住这些始物之后,就是他的死期!

    一众羿门王族的强者纷纷转身,随着羿王返回他们家族的灵秀小千界。

    “走,我们也回我们的灵秀小千界。”岳南天吐出一口浊气,谁也没有想到,羿家的老祖,当年的武帝羿战天还或者,如果不是羿钟突然引发羿门王族灵秀小千界内的始物爆发,他们不见得有机会进入灵秀小千界。

    羿立闻声抬手一挥,体内真气涌出,迅速形成一道繁杂的气纹,掌前出现了一条通道浮现。

    “院长,师傅,你们先进去,我稍后再进。”羿立说着,一脸沉痛的走到羿钟刚刚自爆的方向,蹲下身子,一把一把,将羿钟自爆后的血肉聚拢起来。羿钟是为了自己,为了整个岚海羿家,甚至是为了羿家百族自爆的身体。

    自己一定要将他**带回去,他生前,为了家族,不惜背负骂名,远离岚海羿家,他死后,自己一定要让他魂归故里。

    “羿钟,我发誓,我定会斩下羿王的头颅,去祭奠你的,一定!”

    羿立捧着羿钟的血肉,反身进入灵秀小千界。

    第九章大结局

    这个灵秀小千界异常的广阔,羿立与岳南天等人,先是将玄奇武院众人尽数转移道了灵秀小千界中,又将蓝海羿族众人,也转移进来,仍旧丝毫不显拥挤。

    以帝坟为中心点,岚海羿家众人居住在了帝坟的左面,玄奇武院的众人则是帝坟右面,至于帝坟,则成了这一片祥和的灵秀小千界内唯一的禁地。

    众人居住进灵秀小千界两个月之后。

    “呼……”

    羿立缓缓睁开双眼,望着面前,哪位不知名的武帝留下的武道痕迹,长长吐出一口气来。

    “这一次观摩武道痕迹,只是两个月的时间,虽然说时间只有上一次观摩时的一般,可随着我的感悟出天人合一武境,这一次的感悟,确实远远超过上一次,八桥神境也已经大圆满。

    两个月的时间没有回去也应该回去多陪陪家人了,武道一途,虽然追求最强的武帝,却并不是一味的修炼。”

    羿立缓缓起身,脚下虹光闪动间,身形消失不见,转眼间的功夫,出现在一座水榭前。

    潺潺充满了灵气的流水从不远处的灵山上流淌下来,汇聚成溪流,环绕着一座座亭台水榭。

    一群顽童在水上长亭的长廊上欢快的奔跑着,发出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偶然间,一只只丹顶鹤缓缓迈着优雅的长腿走过。

    孩童们立时高喊着奔跑了过来,刚刚还看起来迟缓的丹顶鹤间脚下虹桥闪过,瞬间出现在另外一边,然后等着孩童们跑来,再次闪现出现在另外一边,发出阵阵欢快的叫声。

    慢慢的,它们也不再奔跑,而是任由这些孩子们爬到它们背上,驮着这些孩童,飞到高空之中翱翔。

    不长时间,阵阵更加欢快的叫声响起。

    “这些通灵的丹顶鹤鹤,也就这些孩子才可以骑在它们背上玩耍。”羿长风微微眯着双眼看着远处,眼角中露出一道开怀的笑意。

    “是啊,我们大了,虽然可能没有坏心思,毕竟心境没有那些孩子们简单。”羿星拿起石桌上的香茗轻抿一口,抬头望向一侧,脸上露出一道笑容:“羿立回来了。”

    “哦?他回来了?”羿长风闻声张开双眼,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身影,心中不免有些恍惚,谁又能想到,他这个当初只知道玩乐的次子已经是他们家族最为强大的存在,成为家族的支柱,更是将羿门王族年轻一辈最天才的羿战宇都斩杀了!

    如今,岚海羿家,进入这个充满了天地元气的灵秀小千界,家族的弟子们修炼的速度也都提升了许多,这也是因为羿立。

    “羿立,你终于回来了,前阵子,公主过来了。”羿长风看到羿立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脸上露出一道有些特别的笑意笑道:“当时她看你在修炼,便没有打扰你,你现在回来了,也应该去看看人家了。”

    羿长风正话音刚刚落下,眼前,一道光芒闪耀,一身红装的朱媛曦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长风叔叔,星哥。”朱媛曦先是冲着羿长风和羿星打过招呼之后,这才望向羿立开心道:“我已经将父皇的圣旨求来了,不过……”

    “不过怎么了?”

    “不过,父皇一共给了两份圣旨,一份是免死圣旨,还有一份是……”朱媛曦说到这里,角色盖世的脸上出现一道红晕,声音一下小了起来,羞涩道:“还有一道圣旨,是赐婚圣旨,父皇把我……把我许配给你了。”

    “啊……”羿立嘴巴一下张开,瞪大了双眼望向了朱媛曦。

    “你不愿意吗?”朱媛曦看着羿立惊讶的模样,一张国色天香的脸上,伤心欲绝之色浮现。

    “不是不愿意。”羿立顿时有些慌神,看着一旁的羿星解释道:“只是,我大哥他还没有结婚,我当弟弟的就先结婚,不太好吧。”

    “哈哈,你说的是这个,那你可不用担心了。我和你陆灵嫂子早已经决定好了,就等着你闭关出来就设宴结婚。”羿星走到羿立身边,伸出一条手臂拦住羿立的肩膀道:“小弟,难道你不想娶公主?我可先告诉你,咱们的父亲可是说了,除了陆灵和媛曦妹子,别的儿媳妇都不认。”

    “谁说我不愿意的。”羿立低声解释道:“我只是觉得太突然罢了,我不娶她,还能娶谁啊……”

    听着羿立有些委屈的话,一时间,三人都笑了起来。

    十日后,羿星大婚,同时大婚的还有羿立,两兄弟,最终决定,同一天大婚。

    高座之上,羿长风看着下方两对新人,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爷爷,爷爷,那后面呢?”

    “是啊爷爷,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绿草茵茵,春风拂面,清澈如镜的溪流旁,一颗百年杨柳树荫下,几个十余岁的半大孩童围着,坐在石头墩子上的苍白老者,好奇又焦急的催促着老者。

    “后来啊……”老者似乎是故意逗弄眼前的这群小家伙,伸出满手老茧的苍老手掌,轻轻抚了长长花白胡须,停顿了好一会,才继续开口,用苍老的声音说道:“后来,羿立成就了武帝。”

    “哇……武帝,好厉害!”

    “羿立真的成为武帝了!”

    “我就说了,羿立是最厉害的!”

    几个孩童兴奋的叫喊起来,很快,他们却是反应过来。

    “爷爷,爷爷,那么中间又发生了什么呢?”

    “是啊,爷爷,中间的那段时间呢?”

    老者微微抬起头,一双历经沧桑,似乎早已看穿世间一切的双眸望向天际,缓缓开口:“中间发生了太多太多了……”

    “太多了是什么?”

    “爷爷,你快说吧,还有啊,羿立他还活着吗?”

    几个孩童问的越发的焦急起来。

    老者闻声,满是褶皱的脸上浮现出一道笑意,刚刚想要开口,天空中,忽然一道七彩虹光浮现,好似雨后彩虹,一头连接着大地,另外一头通往了遥远的天际伸出。

    一道身穿一袭白衣,因为距离遥远,而看不清相貌的身影飞刀虹光之上,顺着这连接天地的虹光,向着远处的天际飞去。

    “看,又有仙人飞升了。”老者指着天际的虹彩,笑道:“羿立成就武帝之后,将天下间,所有的灵秀小千界一一击破,一个不留,让无尽的灵气、本源回归大地。之后,他又完善了我们的这一方世界,所以我们所处的这一片世界,才成为了四周,无数世界中,唯一完整的一方世界。”

    老者说着,从石头墩上站立起来,遥望着远方低声道:“而羿立,他也成为了我们这一方世界,唯一的真神。他,自然还是活着的!”

    作者的话:

    首先,在这里鞠躬道歉。

    舍我其谁,是我最想写的一本书。

    我做出了最宏大的构架,结果却因为人生遇到了很多事情,不得不这样结束。

    这本书真的有很多很多遗憾。

    在这里鞠躬,感谢大家一路的陪伴跟支持。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希望这是我人生最后一次遇到这样不如意的事情了。

    </br>

    </br>

    ps:书友们,我是高楼大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评论本书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